酒漆

肝是因为喜欢。
三党,一模前最多再更一次。

【卡配罗】Hall of Fame (1)

◎老师卡x总裁罗(互攻)

◎从少年时期开始写起,HE。文中所有的地名、校名都是瞎编,与现实无关。

◎我和 @落日无边 的联文

(ps 对于两个三党,更新速度就宽容一点吧w)

(pps 因为网近关注我的朋友们别担心,我还记得它。)


【酒漆】


男孩把手里饱经风霜的笔拿得紧紧的,就像他用尽全力勒住妄想要溜走的解题思路一样。




卡卡很兴奋。尽管劣质的墨水染黑了他白皙的双手,尽管夏天带着微汗的胳膊在木桌上摩擦的感觉让他感到十分的难受。




写下最后的结论,再把关键步骤用醒目的波浪线标出,甚至反常地没有再检查,卡卡合上笔盖,安安分分地将被墨装饰得黑白分明的手安置在膝盖上,睁大眼睛静静地看着面前的女人。




女人没有多说,转手把那份厚厚的试卷递给身后早有准备的阅卷老师,清了清嗓子:“Ricardo-Leite,来自兰迪斯中学。”




“是。”卡卡的右手在裤子上蹭了蹭。




“真难想象那种学校会有你这样的学生……为什么想要考进我们学校?”




“梅尔是全国排名前三的学校,而我希望我能在这里变得更加优秀。而且我想我也配得上这里。”




“你来自孤儿院,你必须赢得奖学金。”




“……是”




“这里的2000位学生在全国的排名几乎都在0.5%以前,但每年颁发的奖学金金额不会超过100万,人数不会超过12人,转学生如果第一学期有任何一门学科成绩达不到A会被立刻劝退……”女人将苍白的双手搁在桌面上,身体微微前倾,“毕竟,这里是全国前三的中学。即便如此,你也想要来这里?”




“我想。”卡卡毫不犹豫地答道。




女人把身体靠回椅背,拨着指甲懒洋洋地让卡卡开始自我介绍,再是面试最常规的问题,好像刚刚到对话从没发生过一样。




应付常规面试卡卡当然对答如流,只是他忍不住要把目光拐到身后的阅卷组那头去,只得死死掐着手心强迫自己和面前的女人对视。




顶级学校的阅卷组效率一向惊人。五分钟刚过,24张涵盖了共11门科目的试卷就已经整整齐齐地叠在女人手边。




女人微笑着把椅子让开些,一位年轻男人拿起试卷站到桌前:“Ricardo-Leite,600分得589分。恭喜你,分数线是555分。”




说完,身后的阅卷组默契地为男孩送上掌声。




卡卡在那一瞬间有些茫然,呆呆地向着老师们深鞠一躬:“谢谢您。”




待空气重归于平静,男人把试卷翻到最后:“尤其是你最后两道证明题。无懈可击的逻辑,完美的解答,你是我改到唯一一个两道题拿全分的人,包括梅尔的在读学生。你很优秀,希望你在这里能找到属于你的道路。”




“真的谢谢您。”卡卡发现自己除了这句话什么都说不出。






走出楼道,闷热的气息变本加厉。复古的长椅上是一位造型优雅的中年女人,发型衣着在令人发疯的夏日里一丝不乱。




视线触到她黑白长裙的瞬间,卡卡沸腾的脑浆仿佛被浸入了冰水,飞速冷却下来。




“妈妈,我进了。”卡卡站得很正,语调和嘴角却默默地出卖了少年的真实心情。




蒂安连忙起身,丝毫没有收敛自己的情绪,一点也不客气地在卡卡蓬松的栗发上落下一个结结实实的吻:“今天有什么要求想提?”




“真的没有了。梅尔后天就开学了,我能去找我的同学们告别吗?”




“早点回来,”蒂安在他后脑勺上轻轻拍了一下,“我今天晚上带你去买书。”




“谢谢妈妈!”卡卡最初还是快走,到后来也不顾蒂安看不看得见了,风似的穿过午后空荡荡的长街。






一路狂奔到常去玩的足球场附近,卡卡才后知后觉地感受到喜悦充盈着他的身体,好似打个滚就能洒出来。




弗洛萨的夏天是折磨人的。空气沉闷得仿佛一滩浑浊的死水,头顶的云层整天都对阳光严防死守着,几滴吝啬的雨水可以算是最大的恩惠。




只有孩子们的声音能让生活有一点不同。卡卡擦去额头上的汗,推开吱嘎作响的铁门,顿时足球场内十几道目光便把他上上下下审视了个遍。




“Hey,Ricky,你考进了?”一群跟他一般大的孩子迅速围拢过来,“进了别忘了请客,还有记得要让我们在五人制足球上赢一次!”




“进了。”卡卡突然放肆地大笑起来。




“金森!你输了,要请我吃冰淇淋!”




“胡说!我可没跟你赌这种东西,Ricky考宇宙第一的学校都不可能不进!”




“混蛋你敢赖账……”




也有把目光对准卡卡的:“fxxk,学习好了不起死了,这么嚣张。请客,必须请客。”




总之最后在一团混乱之中卡卡被死死压在六人下面,自己也不知是在笑还是在胡言乱语,总之被解放时原本整洁的白衬衫上沾满了草和泥土,扣子不知在什么时候被扯掉了两个。




最后一个从他身上起来的是迪甘。两位少年对视两秒。迪甘毫无征兆地,猛然给了他一拳。




卡卡费力地接住,惊诧地看过去。然而对面少年青涩的脸浸在晦暗的夕阳里,竟显得孤单又遥远。




“你不会再回来了?”迪甘将拳头从卡卡温热的掌心里缓缓拔出,沉声道。




“我……肯定会回来啊,梅尔一年是有三个星期的假期的。”




“你知道我什么意思,”迪甘拔高了音量,“你在梅尔苦读三年,然后考进一个我们梦里都不敢出现的大学,找个好工作,赚大笔大笔的钱……shit……”




“……不”




“然后我们每次见面还要装作我们是一个世界的人,装作在你面前不会感到难看……想想都觉得恶心。”




说完两个人都愣住了。迪甘别扭地转过脸:“行了Ricky,你快去找妈妈陪你庆祝吧,我……只是随便说说的……恭喜你,真的。”






克里斯蒂亚诺手里抱着个挂了彩的足球,一脚踹开302宿舍的大门,踏进左手边第二间,把身上的双肩包往床板上一甩,令人牙酸的咯吱声在房间里抱头鼠窜。




“马塞洛!”




没人应。克里斯蒂亚诺把球搁在书桌上,听到远方传来一声弱弱的:“他还没来。”是本泽马的声音。




克里斯蒂亚诺骂了句脏话,又径直离开,留下摔门的一阵巨响。




每次新学期都要收拾寝室、领选课单、去找各科老师报备、足球队的体检、确定训练时间,其中的每一样都让他发疯。他讨厌开学。




马塞洛那个混球,昨晚没头没脑地发消息拜托自己帮他去报备,人却像死了一样无声无息,恨得他牙痒痒。




克里斯蒂亚诺踩在被他惊得轻颤的楼梯上一步一步重重地踏了下去,在宿舍楼门口的木桌上恶狠狠地捞了一份课程单,手带起的风将下面紧挨的几张单子摁在地上——被总管理看到又要扣形象分。




去他的校规、开学、课程,克里斯蒂亚诺看着课程单回忆了一下马塞洛上学期的选课,一瞬间觉得他们还是绝交好了。






“shit……”马塞洛吸了吸鼻子。刚刚一连串的几个喷嚏搅糊了他的脑浆,以至于沦落到不知道自己身处校园何处,只能被动等待救援的地步。




“我再不回去cris那家伙估计要杀了我了。”马塞洛看了眼时间,不禁为自己接下来一天的安全担忧起来。




梅尔的校园之大,简直是路痴的噩梦。马塞洛在周围晃了晃,试图搜寻自己熟悉的建筑,未果。




丧气地坐在花坛边,马塞洛看着拉丁文的路标,觉得自己干脆跟花一起在泥里待着算了。




“Hey!”马塞洛突然揪住了一个缓缓逼近的身影,兴奋得一把拉起书包就往那边跑去,“你知道这里是哪儿吗,或者你知道这儿到B-14怎么走?”




卡卡茫然地从书本里抬起头。一个远看就个性十足的人影快速靠近。




“小弟弟,我以前怎么没见过你?新来的?”马塞洛看到卡卡这张脸,顿时觉得再信两秒钟上帝还是有必要的。只有上帝这个总是刁难他的老头能解释他为什么能创造出如此美好的面孔。这不禁让他有了想要让给这完美的脸加以情绪修饰的冲动。




“这里是新生接待楼背面,还有我不是小弟弟。”卡卡平淡地答道。他的心情也不好。昨天迪甘近乎疯狂的话语让他再怎么也高兴不起来了。




马塞洛纠结一番过后没能抑制住犯罪的欲望,将罪恶的魔爪伸向了卡卡的脑袋:“呀,小弟弟,毛真软。”




卡卡反手按住马塞洛的肩膀,把他死死抵在墙上,深邃的眉眼沁出寒意:“请你以后不要这么随便。还有我跟你一样大。”




“诶?那你怎么这么矮?”马塞洛毫不畏惧,眼睛笑得弯弯的,手在自己胸口的位置比划了两下,故意做出极夸张的动作。




不等卡卡开口,一声鲜明有力的“马塞洛”将紧张的气氛击碎,接着是一道火红的身影追随着声音而来。




克里斯蒂亚诺刚从第三个报备处出来,没想到在抄近路时撞见了一份惊喜。一捕捉到马塞洛张扬的发型,他便委屈愤怒得不能自已。




“你给我过来。”克里斯蒂亚诺如瞅准了猎物的猛虎,眼里只剩下他一人。而对于目标跟前的障碍物——




卡卡有些茫然。他看见一团明亮的火向他冲来,而后就是一阵剧痛。条件反射地扶住花坛站起身,他觉得自己摔得简直像在碰瓷。




“Cris!”马塞洛连忙上前把卡卡扶住,细细地拍打着他外套上的泥土和青草,“快点过来道歉。”




克里斯蒂亚诺愣了愣,才意识到自己推开的是人,顿时觉得自己的手脚都无处安放:“啊……对不起,我刚……真的真的没看见你在。都怪这个家伙太抢眼了!呃……你还能站起来吗?”




他感受到一只温暖纤细的手轻轻搭在他因紧张而微微颤抖的手掌上,不知是带着怎样的心情,他想要在这时偷看一眼。




克里斯蒂亚诺很确信,那时他看到了上帝。


评论(11)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