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漆

肝是因为喜欢。
三党,一模前最多再更一次。

【顾韩】四海升平 壹

◎古代战乱背景,各种名字都是瞎扯淡
◎威震八方将军顾x混世魔王少年韩(年龄差)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好一个漂亮的小姑娘。‖

  寒风吹过荒丘上覆着的薄薄的冰雪,刺骨的冷一浪又一浪地淹没过荒芜的大地,倒也应了景。
  
  现在天才刚刚露出一抹清浅的亮色,朦胧的光晕在破败的云层下流连,一副没睡醒的样子。作为整个军营里第一个醒来的人,老陈照例去旁边的山坡上转了一圈。
  
  转身就要离开,一点黑突然从视野里一晃而过。他猛然转头,然后迷惑地揉了揉眼。没看错吧?那里好像有个人?
  
  尽管十分怀疑自己是老眼昏花看走了眼,但老陈还是快步走了过去。
  
  这……这是……老陈的每一个细胞都瞬间清醒,捂住嘴,后退几步,随后疯了似的往回跑去。
  
  ……
  
  “将军!”
  
  “出了什么事?”
  
  被称呼为将军的人从帘子后露出脸来,看着突然闯进来的人。
  
  顾将军此时刚刚结束早课,正收拾着东西,心下也是惊奇。按理说这两天部族联盟被狠狠揍了一顿之后应该安静一阵子,再怎么说也不至于大清早的来叨扰。
  
  老陈定了定神:“我刚刚在北边的山坡上,发现了一个活人。”
  
  “活人?”
  
  “是……我已经叫人去看了,现在应该被抬回来了,将军……”
  
  “我马上去。”
  
  顾飞打发了老陈,一边收拾自己一边琢磨起这件事来。按理说,这里这么偏的地方,除了那作乱的部族联盟以外就不应该有其他闲杂人等,而且就刚刚老陈的表现,那人应该还十分不一般……
  
  很快,顾将军便见识到了到底是怎么个不一般法。被捡回来的那人约莫十二、三岁,虽说五官还没张开,但这精致漂亮到可以入画的五官还是让人惊艳不已。此时正昏昏沉沉地睡着,摇曳的光缀在如玉的面庞上,一瞬间所有美好的形容词都黯然失色。
  
  “好一个漂亮的小姑娘。”顾飞心里暗暗赞叹。
  
  这个想法刚刚成型,一旁正处理着伤口的军医抬头看了顾飞一眼,很快又低下:“可惜了,是个男孩。”
  
  顾飞心下陡然一惊。军医的话自然不用怀疑,只不过这妖孽的长相实在是让人难以接受这个事实。这下他觉得方才老陈的表现实在是太不过分了。
  
  人都是以貌取人的动物,就连传说中从不未美色所动的顾大将军也难免。他看着少年宁静得不像是凡物的侧脸,不得有些好奇这样一副皮囊下藏的是怎样的灵魂。
  
  “这个孩子,你们打算怎么处置?”
  
  老军医手上动作不停:“如果要带回京城的话,还是放在顾将军身边最为合适。”
  
  顾飞默然。老军医的意思他自然清楚得很。既然这人不明不白地出现在这个敏感的地方,自然有极大的可能是部族联盟派来施展诡计的。如此这般,大概也就只能关在将军府了。
  
  “听说顾将军要回京,到时候来找我领人便是。他的身体我还要处理一下,毕竟受了重伤又在外面冻了一夜的。”
  
  顾飞应了几句,也没多停留。军中还有些事物等着他去处理。
  
  昏暗的灯光下,趁着老军医转过身的瞬间,一双美眸倏地睁开,一丝浅浅的狡黠略过,随后便随着落下的眼皮不着痕迹地消失了。
  
  ……
  
  回京的路上赶得急,再加上小公子大部分时间都在装睡,顾飞一路上几乎已经快忘了自己捡了个人回来的事实,直到兴冲冲地进了门,刚准备一头扎进武场,感觉到身后有人跟着,才想起来这一出。
  
  顾飞身形一顿,略微僵硬地转过身,看着身后那个慢悠悠地跟着他的小美人儿。
  
  “你……怎么称呼?”
  
  毫无创意的开场白。
  
  小公子对这毫无美感的话语回应了一个大大的白眼,慢条斯理地捧着酒坛子喝了一口,悠悠道:“韩墨,你叫我韩家公子就行了。”
  
  作为一个恋爱经验为零,没有养过孩子的武痴,顾将军明显不知道该如何处理韩家公子这类没大没小,不知天高地厚的混世魔王。
  
  顾飞心里默默地问候了一下把这烫手山芋扔给他的老军医等人,顺便坚定了把韩家公子赶快甩回关外的决心。
  
  乱飘的目光扫到韩家公子手中的酒坛子,顿时觉得有些眼熟。这不就是自己从关外带回来孝敬老爷子的酒吗!回京途中那不翼而飞的酒也有了交代。眼前的罪魁祸首非但没觉得歉疚,反而是一脸理所当然,性格之恶劣可见一斑。敢情这混世魔王还是一个小酒鬼。
  
  顾飞觉得就算无力纠正他的性格,也要在这些方面尽一些长辈的责任。
  
  正色,沉声,上前:“小小年纪,不要乱沾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对身体伤害太大。以后不许再喝了。”
  
  韩家公子下意识地泯了口酒,又舔了舔红润的嘴唇,饶有兴致地眨了眨眼——他倒是很好奇顾飞打算怎么教育他。
  
  口头教育惨遭无视,顾飞只好上手去夺。韩家公子倒也没抵抗,十分顺从地让顾飞把酒坛子抢了去,转头轻轻地“嘁”了一声,心道你以后还能把我的嘴堵了不成。
  
  顾飞看目的达成,顺其自然地换了话题:“公子,我给你安排了西院的房间,若是不嫌弃就先这样将就着吧。想回家了跟我说就是。”
  
  韩家公子挑了挑眉,摆摆手算是回应,便转身往西边溜达着去了。顾飞见他离去,心下松了口气。
  
  威震天下的顾将军对一个半大的孩子束手无策,传出去怕是没人会信。可事实是顾飞压根不知道该怎么跟这不知道从哪儿飘来的关外的小公子相处,一时愁得连研磨功夫都没了心思。最后还是把家里侍从唤过来颠三倒四地吩咐了一通,才如愿以偿地进了武场。
  
  ……
  
  韩家公子兜兜转转,花了半个时辰把整洁大气但总显得空落落的将军府逛了一圈,很快选定了几条偷溜出去的路线,然后停在像是酒库的房屋前,看着古朴厚重的大门。
  
  锁是还没来得及落,只不过——他面无表情地转身,看着身后两个恨不得把他黏在自己身上的仆从。
  
  “都是你们那蠢货将军派来的?”
  
  被顾飞派来监管韩家公子的仆从很显然都是皮糙肉厚不怕骂的类型,饶是这样还是被这般直接了当地辱骂自家主子的语气惊了一下,心道这小祖宗不仅是长得惊为天人,连性格也是如此“出类拔萃”。
  
  见两人像是约好了似的不发话,韩家公子冷笑一声:“本公子的美貌看舒服了吧?顾将军叫你们可不是来空看着的,去给我取两坛好酒来。”
  
  “韩公子,主人说了您不能喝酒。”其中一人道。
  
  韩家公子一翻白眼:“我有说过我要喝吗?只是见你们府上草木稀疏零散,想用美酒伺候一番罢了。”
  
  两人对视一眼。顾飞确实只明确表示不能让公子喝酒,但其他方面又都是放纵公子的。虽然韩家公子这浇花的破理由一听就是瞎掰的,但也确实拿他没办法。犹豫片刻,看着公子温柔和煦的微笑,两人选择战略性妥协,回头向主子打报告。
  
  片刻后,两人一人抱着一坛酒,灰头土脸地来到公子面前:“不知公子可否满意。”
  
  韩家公子淡淡地点点头,伸出手像是要来接。两人算是松了一口气,开始在悄悄地准备找个机会溜去向顾飞报告此事。
  
  谁知韩家公子的手半路突然转向,袖子一挥,一股带着侵略性的香气传来,两人尚未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便已经被夺去了知觉。
  
  韩家公子掏出早已准备好的绳子,把两人绑在一块儿,拖把似的拉着回到了西院,把酒放在书案上,又随手找了个犄角旮旯把这两人脱光衣服藏了摆好姿势,悠闲地拍了拍沾到的灰尘。
  
  “啧,小喽啰和主人还真是一脉相承的蠢。”
  

下一回
  

作为一个古风无能星人,真是要了命了……

评论(13)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