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漆

肝是因为喜欢。
三党,一模前最多再更一次。

【顾韩】四海升平 叁

【五一第一发~持续读条中】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难不成将军当真是个断袖?‖

  三月,关外终于也迎来了第一缕春风——尽管不怎么醉人。茫茫荒漠中两片小绿洲此时就显得格外快活。
  
  其中较大的一块自然是驻军所在的营地,连接着关外唯一的大型通商口,此时是一番歌舞升平的景象。而另一块稍小一些的则分外死气沉沉。那原本是部族七联盟的领地,如今才空了一月有余就已被细细的黄沙浸没了大半,着实令人感叹。
  
  在此期间,部族联盟竟再没有出现在人们的视线中。这令顾将军很是担忧。虽然他初次来到西北前线时就知道联盟必有无数可供藏身之处,但没想到他命人夜以继日地勘察了一个月,还是无果。
  
  要不是在市集上经常还能看到有熟悉的面孔大摇大摆地出来采集物资,都有乐观的要以为他们集体死在了荒郊野外。
  
  “顾将军,有您的私人信件。”
  
  一听这话,顾飞暂时从军务中抽出身来,从下属手中接过信件。此次出关,除了是要加强边防以外,还带了点私人性质——他对于韩家公子那混球的身份背景好奇不是一天两天了。
  
  拆开信件时,顾飞惊讶地发觉自己的心跳居然快了几拍。我对他那么上心?
  
  里面信纸只有薄薄一页,顾飞舔了舔有些干燥的嘴唇,果断地展开。上面只有一行略显潦草的小字:“疑似逆天剑鬼之下第一人。”
  
  顾飞把这行字来来回回看了两遍,沉默良久,沉声下令道:“稍作准备,明日回京。”
  
  下属诧异地看了顾将军一眼,刚想开口说着什么,瞧见顾飞沉重的脸色,又生生咽了回去。回京,又回京?虽然现在四境之内较为太平,但这频率也太高了。况且顾将军对于西北军务还是很上心的,从前甚至一年都够不上回去一次,现在倒好,三天两头往回跑,真是苦了他们这些当下属的。
  
  “小白你不知道,听说一个多月前将军捡了个漂亮得跟仙女似的少年回家,这会儿心里大概是惦记得紧啦!”旁边一人看他一脸迷惑,凑过去一通八卦,连顾将军其实是个断袖之类的都扯出来了,听得小白脸上色彩斑斓的。
  
  顾将军不知自己一世英名已经在有意无意间毁在了韩家公子手里。
  
  说来顾飞自己也觉得最近回京的欲望越来越强烈。原本顾飞心无旁骛,除了习武就是军务,也没觉得关外的荒凉有多难熬,每年回一趟将军府同样也没觉得和巡防有什么区别。
  
  现在倒好,京城中落下了一分浅浅的念想。若是江南缠绵的春风扫过,怕是来回几下就形散如烟。只可惜顾将军每天吹的只有关外凛冽如刀的寒风,只能是越吹越乱。
  
  不知那欠揍的小王八蛋有没趁他不在的时候把将军府给拆了。顾飞想着,眼角似乎带上些浅浅的笑意。一旁前来汇报的小白惊得话都说不利索了,心道:“难道军中流言是真,顾将军当真是个断袖?”
  
  ……
  
  千里之外的京城,顾将军那不太美好的“念想”熟稔地放倒了附近的侍从,身手敏捷地上了房,几下便出了将军府。
  
  顾将军收到急报前往西北前线的那天,正好是逆天混入京城的人同他约定好的日子。有时候就是这么巧,不等韩家公子兴风作浪,洪水就到了京城。
  
  若不是这样,韩家公子在外面寻酒喝的过程恐怕还得崎岖不少。以韩家公子从小行走于关外的沙暴中也不曾迷失方向的本事,两三天就摸清了京城里各种酒馆的位置。给逆天众人随便下了个搜集情报的命令后,有事没事就往酒馆跑。
  
  顾家亲卫也不傻,几次以后也知道了只要在酒馆里蹲点,总归能见到那把整个将军府搅得不得安宁的小兔崽子,写在家书里,也算是给了顾飞一个交代。
  
  韩家公子正盘算着今天去哪家酒馆,就见身后有两人说笑着靠近了他——是逆天的人。
  
  在酒馆醉生梦死的美好愿望破裂了,韩家公子面无表情地拐进最近的一家酒楼,往角落里一坐,点了酒,一杯接着一杯地喝着。顺便十分随意地掏了两张黑布出来,往脸上一蒙,连衣服都懒得换一身,掩饰得不走心极了。
  
  同样在角落里盯着快要睡着的顾家亲卫小四觉得面前突然多了点什么,定睛一看,那噩梦般的身形顿时惊得他的魂魄险些离家出走清醒得不能再清醒了。
  
  作为韩家公子种种英雄事迹的亲历者,小四在经历了差点把自己舌头咬掉的一阵慌乱之后,才慢慢定了心神。根据以往的经验,韩家公子在喝酒的时候一般是不会闹事的,而且往往是独酌,稍微盯着点就行。
  
  然而神魂尚未完全归位,就有一阵吵闹声由远及近,最后停在不远处。小四心尖儿一颤,僵硬地抬头——只见韩家公子那桌竟多了两个人。
  
  独酌呢?说好的不搞事呢?小四一时间手抖得连酒杯都端不稳,心下更是愤愤,觉得自己一定是上辈子招惹了韩家公子这颗煞星。
  
  即使无脑如小四,也知道韩家公子这次肯定有大事要办,如果汇报好了应该能算大功一件,说不定主子心情一好就赏个假期呢!此时也只能这般自我安慰了。
  
  “公子,那边是不是有个看起来很贱的人在看我们啊?”连韩家公子身边的两人都感觉到了小四炽烈如火的目光。
  
  韩家公子长眉一挑:“那是当然,你以为老子的美貌是这两块破布遮得住的?跟了我这么久连这点觉悟都没有吗?”
  
  那两人似乎早已习惯他自恋又欠揍的语气,顺其自然地无视他继续往下说:“京城这里规矩真是多得要命,连弓都不能在街上背着,也不知道那些官员是怎么活到现在的。”
  
  小四的手又是一抖,顿时酒水洒出,弄得他一阵手忙脚乱,心道:“这都是哪里来的土匪啊?”
  
  “御天,无知和迷路一样都不是值得炫耀的事。”韩家公子虽然年龄是最小的,但一副老大派头,相反那御天倒是更像个孩子。
  
  “滚,我才没迷路!”
  
  “御天……”另一人意味深长。
  
  韩家公子端着酒杯,笑得让人背后直冒冷汗。
  
  接下来御天两人十分兴奋地向韩家公子汇报了自己来京城旅游的心得,不停重复着说两句,收到一句恶意满满的嘲讽,再继续说如此其乐融融的循环。
  
  小四听得心里已经有些麻木了,只是机械地往嘴里送酒,也不知道酒器空了多久。
  
  “啧,一群蠢货……”韩家公子那手背一抹嘴,“把我的命令带回去,让逆天和部族联盟签订互不侵犯协议。”
  
  “什么?”
  
  “傻逼公子你喝多了吧?”
  
  两人一听这话,要不是桌上摆满了各式各样的酒,估计已经跳起来把桌子掀了:“我们不是说好了跟联盟不死不休吗?”
  
  韩家公子给了他个白眼:“幼稚。”
  
  联盟?逆天?互不侵犯?不死不休?小四被这突如其来的转着弄得摸不着头脑,只好把韩家公子几人的对话记了下来,准备交给顾将军去琢磨。
  
  就在小四犯难的片刻,另一桌的三人却依旧没有消停。
  
  韩家公子狠狠地在御天腿上敲了一记,还专门寻了穴位,立刻引得他“诶呦”了一声。随后趁着桌子和衣摆的遮掩暗暗递了一个信封出去。
  
  御天伸手接过,刚要反击,迫于韩家公子的淫威,只好将怒火发泄在另一人身上,装作看错的样子狠狠踩了他一脚。
  
  “嗷!御天你找死!”
  
  又是一阵鸡飞狗跳。
  
  韩家公子优雅地扶额,暗中在地上撒下了些许无色无味的粉末。
  
  一炷香后,韩家公子扯下蒙面,把脸对着光滑的酒器满意地欣赏了片刻,在三个不省人事的身上撒了点酒,又从小四身上摸了点碎银出来结了酒钱,召来在一旁看得目瞪口呆的店小二,露出一个甜美的微笑:“麻烦哥哥帮我把这三个人扔到房顶上,谢谢了。”
  
  店小二在正面接了韩家公子一个笑脸之后直接不知今夕何夕了,傻愣愣地答应下来,拖着三个人上了房,韩家公子点了点头,扬长而去。
  
  半晌,伴随着一声终于落地的巨响,一声鬼哭狼嚎响彻街头:“韩墨我日你祖宗!!”
  
  同一时间,将军府门外,打赌输了正在扫大街的家将远远看见街口驶来一辆有着顾家标志的车,再仔细一看,顿时把扫把一丢,迎了上去,连礼数都忘了个一干二净:“顾顾顾……将军?”
  
  顾飞奇怪:“怎么?”
  
  “您……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您不是说……”
  
  “我说过什么?”
  
  “……”他终于反应过来自己是被某人骗了,连滚带爬地跑进大院大吼道:“将军回来了,快收起来!”
  
  院子里忙得热火朝天的众仆从顿时集体僵化,随后开始狼狈不堪地收拾东西。原来在和某人的斗智斗勇中,“无意”间得知自家主子有办法治这小魔王,又“无意”间得知顾将军这次至少要去半年,于是有人便灵机一动,提议举报一个“顾飞造型模仿大赛”,取得了热烈反响。
  
  此时真人回来了,这些假货们顿时鸟兽作散,草草藏起了各类道具,溜之大吉。
  
  好巧不巧,韩家公子此时刚好经过,一看竟是顾飞本人,心下一惊,顿时溜得慢了半拍,被一头雾水的顾将军逮个正着。
  
  “韩墨你给我进来!”一看到这样波澜不惊的脸,顾飞就咬牙切齿。
  
  韩家公子一看逃不掉,大摇大摆地跟在顾飞身后,一看满院狼藉,也猜出发生了什么,摇了摇头,很是遗憾。亏他还期待了这么久。

劳动节当然是选择码字啦

评论(2)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