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漆

肝是因为喜欢。
三党,一模前最多再更一次。

【顾韩】四海升平 陆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不太壮丽,却有如坠入了温柔乡。‖

   韩家公子略带嫌弃地看了眼顾飞,稍作犹豫,还是点了点头——反正在顾飞面前反抗也是徒劳,还方便自己。
  
  他的重量对于顾将军来说自然是不在话下,但他身上清浅的温度却让棒槌一般的武夫不可察觉地颤了一下,随即血液流速骤然加快。
  
  有几丝略显凌乱的长发飘飘扬扬地在顾飞脖颈前“安家落户”,若即若离地附着在咽喉要害处,带过丝丝快意的痒,使得他浑身僵硬,连呼吸都有些滞涩起来。
  
  毫不自知的韩家公子头一歪,凑到顾飞耳边念叨了一句:“我要喝你二伯亲手酿的桂花酒,不许用筷子。”
  
  薄凉的呼吸盈盈绕绕,裹挟着山中清冽的微风徐徐而至——这福利倒都叫顾将军那格外敏感的脖子给占了去。
  
  也不知拿出了多少定力,才能让顾飞忍住不把背后的人掀到地下去自生自灭。
  
  大概也嫌零零落落的头发碍事,韩家公子拿出发带,将在风的推波助澜下格外不安分的“小触手”们结结实实地拢到了一起,给顾将军解了围。
  
  顾将军的功夫自然不只是摆设,虽然多了个累赘,但上山的速度丝毫不减,不到半个时辰,便脸不红气不喘地上了山顶的小亭子。
  
  第一次登上青莲峰最高处的韩家公子不禁有些动容。
  
  若是说从山下看山体如窈窕淑女面纱下的回眸一眼,那从山上俯视大地大概就是终日吸食天地灵气的仙女眼波中平淡而醉人的浅浅水雾。
  
  没多壮丽,却有如坠入了温柔乡。
  
  韩家公子天生喜欢待在高处。只可惜生在了关外茫茫大漠之中,从没有过登高望远的经历。
  
  俯瞰苍生所带来的无与伦比的快感简直要将血管冲爆,韩家公子下意识地往腰间一摸——可惜酒壶早被顾飞收走了。
  
  真是唯一的美中不足。
  
  这一想法还没散去,风中隐隐传来桂花的香气。
  
  “啧,你这杂碎算是离本公子的境界近了一些。”韩家公子毫不客气地从顾飞手中接过造型奇怪的小瓶——能装下正正好好一口酒。
  
  “杂碎?”顾飞挑眉,顺势手一伸,看似是就要把韩家公子扔下去。
  
  有酒在手,韩家公子灵敏地一躲,看了一眼手中的小瓶,也顾不得其他,连忙一饮而尽。刚刚躲闪时多少还是洒了两滴出来,可把他心疼坏了。
  
  “好酒。”韩家公子舔了舔嘴唇,明显还没爽够。
  
  “一天只能喝一口。”顾飞毫不留情。
  
  虽然顾飞有心想让韩家公子多玩几个地方,但这家伙明显对酒的兴趣大得多,无奈之下顾飞只能感叹失策,下次怎么也得等到最后再把奖励拿出来的。
  
  ……
  
  是夜,月明星稀,夜幕沉暗。向来宁静平和的顾家山庄此时陷在朦朦胧胧的夜色里,睡得极沉。没有人注意到一道黑影自郁郁葱葱的林间慢悠悠地荡过,不仔细看还以为是散落人间的孤魂野鬼。

  虽然没上过山,但韩家公子对于引仙山山脚下小镇的地形还是十分熟络的。尽管行进速度缓慢得就像闲时来散步的旅人,但只用了一炷香的时间,就已经从歪七扭八的近路中摸了出来,熟门熟路地拐进一条死胡同。

  那胡同的尽头,有一扇勉强能称之为“朱红色”的大门,上面不知挨过多少风雨的油漆层层剥落,看起来肮脏至极。相传这地方原本是一个温泉别院,生意还算得上红火。后来听说是有闹鬼传闻日渐衰落,久而久之,不论里面是否真的有鬼,相关的故事却已经流传了百八十个版本,平日里是最胆大妄为的小魔王们也要三思的地方。

  韩家公子整了整夜行衣的衣摆,极其嫌恶地伸出两根纤细的手指,夹住那看不出原本颜色的门环,有节奏地轻轻叩击三声,随后便闪电般地收回了手,从怀里掏出手绢洗洗擦拭着,态度之认真仿佛在清理不传之宝。

  门开了一条缝隙,一见来人,迅捷地伸出手将他一把拉了进来,随后动作极轻地关上门:“公子,你选的这个地方到处都是写满了小故事的纸条,要不要来看看?”

  视自己以外的全体人类为尘土的韩家公子对更低一等的灵异生物提不起半点兴趣,劈头盖脸一顿冷嘲热讽,说得那人瞬间闭了嘴,暗暗发誓以后再也不嘴贱了。

  门里没点灯,借着月光勉强能看清杂草丛生的院子里还有两人。能在这种鬼地方蹲着还面不改色的,自然是逆天的那群变态。

  “别找了,公子都来了,你们两个是被鬼捂住耳朵了吗?”开门的那人没好气地赏了蹲在地上找纸条的两个家伙一人一下。

  地上两人聚在一起叽里咕噜不知道讨论着什么,时不时发出一阵诡异的笑声,完全无视了开门那人的存在,倒比故事里那些真真假假的更像鬼一些。

  韩家公子倒也没管:“东西呢?”

  “自然准备好了,在这儿呢?”开门那人在心里把鬼故事二人组戳了几百个窟窿,硬着头皮独自面对韩家公子。

  韩家公子接过那人递上的小稻草人,漫不经心地点了点头:“老子的酒呢?”

  看着从草地来拖出来的一整箱,韩家公子脸色好看了不少,随手拎出一坛豪放地直接灌了下去,手上又拎了一坛,竟是转身要走。

  敢情这家伙纯粹就是为了酒来的!

  开门那人心里暗骂他无耻,又不敢明着表现出来,只好面无表情地喊住他:“公子,前线那边的局势……”

  韩家公子脚步一顿:“怎么,老子完美的布局还能有错了?还是你们脑袋里可怜的糨糊已经到了理解不了人话的地步?”

  不要脸!心里一边骂着,嘴上也没闲着:“我是问公子打算什么时候把顾将军‘请’回前线。”

  “老子的设计是绝对正确的,小喽啰都赶快回去洗洗脑子吧。”丢下这么轻飘飘的一句,韩家公子一闪身出了门,两下就没了影。
  
  ……
  
  接下来的半个月里,顾飞以酒要挟,硬是仗着自己功夫高跑得快带着韩家公子把整个引仙山玩了个遍。
  
  顾韩二人游山玩水的日子过得滋润,可苦了那些来山里旅游的无辜群众。任性的顾四少为博美人嘲讽,动不动就把原本的开放景点包场,弄得众游客好是郁闷。
  
  久而久之顾家的生意也大受影响,夹在中间做人的顾家兄弟们最后把这事儿婉转地告知了老头子,以顾飞又一次被关起来特训告终。
  
  关内蜀中风平浪静,关外前线水深火热。
  
  游客们得知引仙山重新开放的欢呼声还未散去,关外战场上,金朝军突然遇袭。出乎意料的,对手对于他们的布置风格格外熟悉,再加上突然,上来就折了他们上百人。
  
  要知道部族联盟前来谈判的代表们还在军中,被对方极有针对性地挑出来,血溅当场。此等举动算是直接得罪了两方势力。更让人摸不着头脑的是,对手似乎生怕他们怒火无处宣泄,不仅挑头的大旗上龙飞凤舞地写了个“逆”字,就连刺客的黑衣上都骚气地绣着一个金色的“逆”。
  
  当场就有人认出来,如此嚣张定是最近声名鹊起的逆天,但听说逆天的首领剑鬼为人厚道,不是会不计后果得罪两大势力的人,如此更是让正规军举棋不定。
  
  加急信件还没来得及送到远在蜀中的顾将军手里,两日后,部族联盟不知抽了什么疯,竟对谈判结果概不承认,直接集结大军攻了过来。
  
  原本正准备处置逆天的金军压根没料到本是同仇敌忾的部族联盟胆敢在这种敏感时期暴动,仓促之下连失三城,往后退了数百里。
  
  连夜赶路去蜀中顾家的传令兵此时又横生枝节,居然在半路被人截下,仅有一人仗着地形优势侥幸逃脱。
  
  虽然身为正规军,前线一干守军不至于毫无还手之力,但对于部族联盟的控制可以说是完全被破,一时间局面混乱不堪,而身为罪魁祸首的逆天却如同部族联盟先前的那般销声匿迹,其中的诡异人细思极恐。
  
  与此同时,离关外距离较近的几处防务也都突然之间爆发了小规模的战争,对手极其狡猾,一波爆发之后立刻让一帮子刺客打起了游击战,算是在小打小闹的范畴内,却也缠得他们动弹不得。
  
  迟迟等不来支援的关外战场左支右绌之下,原先吊打部族联盟的兵力此时几经损失,只能堪堪和他们打个平手,苦不堪言。
  
  这一切混乱的源头此时正待在世外桃源般的顾家山庄,坐在树上冷眼看着院子里一人一猫的对峙,似乎对于自己一手促成的腥风血雨毫不知情,身在局外,过得潇洒恣意。
  
  煤球在顾飞被关起来的时间里跟了韩家公子几天,不知道是不是喝了什么不该喝的,性情大变,混世魔王起来深得韩家公子的真传。只可惜煤球到底还是煤球,没有韩家公子那拿捏得恰到好处的分寸,达不到气死人的效果,有时还得被罚一顿零食。
  
  被这祖宗毁了床榻的顾将军显然对老爹的爱宠有所顾忌,此时正居高临下地盯着煤球高高翘起的尾巴,似乎在考虑从哪儿下手。
  
  顾飞出手自然是快得让人看不清动作的,可当他的指尖刚刚触到煤球黑得浑然天成的毛,身后竹林里突然传来一声巨响。
  
  


大概快的话下周就完结了,下一篇可能还是这个背景(毕竟沉迷古代无法自拔)

评论(2)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