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漆

肝是因为喜欢。
三党,一模前最多再更一次。

【顾韩】四海升平 捌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这么大的追妻阵仗他还真是没见识过。‖

  韩家公子一行算得上是快马加鞭了,只可惜终是快不过战局的变化。
  
  部族联盟像是早就预料到了要下雪,当晚就对金朝军展开了突袭。早有防备的顾飞有条不紊地将这一波反抗镇压了下去,看着倒霉的小队开始清理战场,却突然有了一种不祥的预感。
  
  ……
  
  “漂流兄,您觉得怎么样?”
  
  昏暗的火光忽明忽灭,打在那人带了几分阴柔的脸上,硬生生照出了活见鬼的效果。
  
  似乎是还嫌恐怖效果不够似的,他把桌上的资料移到自己面前,像模像样地从怀里摸出个金丝边框的单片镜夹在鼻梁上,尖尖的嘴角适时地勾起。
  
  坐在对面那人大白天的活生生被他吓出了一声冷汗,开口便咬到了自己的舌头,准备好的说辞在肚子里胡乱地打了个结——林晔身为堂堂七大部族之一的头头,居然在谈判桌上忘了词。
  
  漂流像是没看见他似的,一目十行地扫过协议,阴森森地笑了两声,直勾勾地盯着他道:“我倒是听说联盟不仅是对外紧张,内部也不太安分呐。”
  
  大家对于对方是什么货色都心知肚明,自己内部的问题是逃不掉被人拿出来大做文章的命运的。
  
  苏青柳!对于漂流无奈,林晔只好将仇恨转移到从联盟内部看来这一切的罪魁祸首身上,稍一想到那女妖的作为,他差点把一口牙咬碎。
  
  那臭婆娘仗着自己领着一班秀色可餐的年轻姑娘们,算是掌控了部族联盟的“无价之宝”。平日里和其他六族有些小摩擦也就不去计较了,竟不知从那哪里借来了胆子,一纸不知哪里得来的谋反计划,将联盟内部的暗斗接捅上了桌面,逼得联盟不得不在仓促之下和金军开战,以暂时将内部即将四分五裂的局面拴住。
  
  毕竟交易还是要做的,林晔急急刹住了车,把咬牙切齿的表情拢了拢收进怀里,戴上和善懵懂的面具:“最近我族内部确实动荡不安,在下也伤神得很,不知漂流兄有何高见。”
  
  漂流轻轻笑了一声,幽幽的目光从镜片反射的光晕下飘出,直勾勾地锁住了林晔:“联盟内部各司其职,若不是这次势力动荡,负责进行买卖交易的应该只有一支。”
  
  说到这儿,他用手中的茶杯轻轻敲了敲石桌:“我还知道,物品的相关信息应该也是不会全联盟公开的。”
  
  林晔努力地装出一副茫然无措的表情。
  
  “林族长,不如把话摊开了说,”漂流好笑似的摇了摇头,“现在虽然对于联盟来说是一场劫难,但是也未尝不是一个排除异己,跻身上位的机会。”
  
  见漂流已经把话完全说开了,林晔也干脆附和着一笑:“漂流兄的意思我领会了,正合我意,只是不知道漂流兄手上还有多少货。”
  
  “应有尽有。”
  
  “爽快,再要一千颗,漂流兄给个价吧。”终于到了谈价钱的时候,林晔坐直了身子,也顾不得漂流的形象如何了,好不示弱地和他对视着。
  
  漂流点点头,颇有几分不要脸的风范:“部族联盟也是老熟人了,我也不好意思多收钱,还是按照第一批的价来吧。”
  
  尽管早就预料到是这个结果,林晔一想到昨天翻看账本时的一片惨烈,他还是想垂死挣扎一下:“说的是,只不过联盟最近在各方面的开销都极大,实在是负担不起,不如稍稍给些优惠,下次定会再照顾漂流兄的生意。”
  
  漂流微笑。
  
  沉默良久,林晔心里暗暗叹了口气,点了点头,算是认了。
  
  “林族长是爽快人,合作愉快。”在无声的对峙中获胜的漂流不轻不重地道,交易达成后也不多磨蹭,干脆利落地转身就走,“东西我已经送到仓库了,钱不用急,这星期给了就行。”
  
  听这语气,好像对这笔交易毫不在乎似的。
  
  重新见到光,漂流有些不适应地眨了眨眼,顺手揉了一把有些发僵的脸颊,刚刚那副装神弄鬼的模样悄然融化在了雪地里。重新挂上了温柔的微笑,这么一看,倒还很有些人模狗样。
  
  “漂流,你这次来真的只是为了那个小屁孩?”亲眼目睹了他如何在整个关外战场搅起一番腥风血雨的左手忍不住问了一句。
  
  继续微笑的漂流:“是啊。”
  
  这么大阵仗的追妻他还真是没见识过。
  
  不用看都知道右手心里在想什么的漂流别过头去,暗暗道:“不毁了他的容身之所和至亲至爱,他怎么会心甘情愿地跟在我身边呢?”
  
  ……
  
  “公子回来了!”林佑匆匆忙忙地钻进草丛之下的洞穴,顺路把这个扰乱军心的消息传遍了整个逆天的地盘。
  
  “什么?谁来的消息?”
  
  “佑哥!是佑哥!快快快都把姿势给我摆好了。”
  
  “……”
  
  自逆天正式加入战局以后,林佑就主动请缨,揽过了军中几乎所有跟情报相关的杂事破事。于是他痛并快乐着,天天忙得脚不沾地,战场大本营两边跑,立志做个风一样的不美男子。
  
  本以为震惊的消息听多了已经刀枪不入的佑哥今早在得知韩家公子今天回来的消息时,还是禁不住多停滞了两秒。
  
  以至于带给大本营的消息到底还是慢了那么一些,刚等他找到剑鬼说明情况,迎面吹来的风中就已经带了一丝淡淡的酒气。
  
  外面正例行操练的逆天群众目不斜视地迎风而立,这一帮粗糙的汉子竟连跟那人对视的勇气都没有。
  
  这位被剑鬼捡回来的小魔王小时候最大了乐趣就是对他们的操练指手画脚。一开始他们自然不理会一个还没有桌子高的小屁孩,只是没料到韩家公子年龄虽小,但是手段了得,再加上天生阴狠刻薄的性格,硬是把他们玩到害怕,几回下来就有了浓重的心理阴影。
  
  韩家公子看了眼被自己整得无比服帖的逆天军团,冷哼一声,没理这帮杂碎,径直钻进草丛,找剑鬼去了。
  
  地下洞穴常年弥漫着化不开的寒气,韩家公子从蜀中归来一时间被冷风扫得打了个激灵,下意识裹紧了白色狐裘,随后从口袋里抽出一瓶酒,猛地灌了一口。
  
  妈的,在顾家山庄待得整个人都不对了。
  
  韩家公子推开过道尽头的门,和汇报完工作刚准备离开的佑哥四目相对。
  
  佑哥:“……”
  
  淡定地把在胸口划祈愿符手收回袖口里,佑哥觉得自己有必要去寺院里走一趟,求个转运符。
  
  见韩家公子无视了他直接找上了剑鬼,他暗暗松了口气,门把手还没捂热,就听身后传来一声清脆的:“林佑!”
  
  佑哥僵硬地转过身,条件反射地从口袋里掏出了记录各种军政的本子。
  
  韩家公子对他的反应很满意:“说一下最近一个月的情况。”
  
  对于情报的精细程度,佑哥先来都是往死里追求完美的,到剑鬼嘴里两句话说完的内容被他硬生生扯了五分钟不带停顿。
  
  很好,跟我的计划出入不大,老子料事如神。韩家公子自我陶醉地想,点了点头,挥手就把佑哥给打发了:“你去联系一下苏青柳,确认一下部族联盟内部的情况。”
  
  佑哥诧异:“还联系紫晶的人?”
  
  韩家公子鄙视:“怎么,你想让老云手下那一帮子内奸把老子完美的计划弄得人尽皆知?”
  
  又嘴贱了一回的佑哥终于做回了风一样的不美男子,头也不回地溜了。
  
  房间里只剩下剑鬼和韩家公子两个人。
  
  剑鬼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韩家公子,张了张嘴,刚想说点什么,就被门口传来的巨响打断了。
  
  御天丝毫没有惹怒了某人的意识,喘着粗气踹开门:“漂流那个混账玩意儿呢?我要跟他一决胜负!”

  韩家公子额角的青筋跳了跳:“他在‘风眼’等你。”
  
  大概是因为听到“漂流”这个词之后御天同学的大脑就已经完全停机了,竟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被韩家公子坑了一把,“嗷”了一声,拎着三把弓就窜了出去。
  
  终于,房间里安静了下来。
  
  “你想说什么?”韩家公子拿出另一瓶酒,熟练地咬开瓶盖。
  
  “公子,顾将军来问过你。”

这周完结似乎是不可能了emmmmm

评论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