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漆

肝是因为喜欢。
三党,一模前最多再更一次。

【顾韩】四海升平 玖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选择权在你手上。”‖

  韩家公子小小地惊讶了一下:“哦?”
  
  “公子啊,你年龄还小……”剑鬼面对小魔王,难得坏了一次。
  
  “嗯?嫉妒老子年轻貌美啊?”韩家公子装作听不懂。
  
  面对韩家公子已经出神入化的装聋作哑的功夫,剑鬼表示无奈:“按照你的计划,应该是两天后行动吧。”
  
  “对。”
  
  两人商讨了一些关于后天作战计划的细节,韩家公子的酒正好喝完,刚想去醉生梦死一场,身后的剑鬼猝不及防地出了声:
  
  “公子,选择权在你手上。”
  
  剑鬼说话用词向来直白,这次也不例外。韩家公子的绝顶聪明却没太听懂。
  
  当然,在脸上他还是一副“除了我以外世间皆是尘埃”的表情,只可惜从小看着他长大的剑鬼到底还是看出了些不同的东西。
  
  ……
  
  “你说什么?韩家公子跑了?”顾飞看着顾老头派来的小信使,差点把桌子掀了,吓得可怜的信使一动也不敢动,像朵蔫了的花似的低下头:“是……”
  
  顾将军不祥的预感又一次成了真。
  
  “知道是往哪儿跑了吗?”
  
  “嗯……老爷说应该是关外,京城里和蜀中地带的酒馆里都没有人见过他。”小信使怯生生地回答,间或抬头看一眼怒火中烧的顾将军,鼓起勇气把这句话说完了。
  
  事已至此,顾飞反而不气了:“知道了,你去吧。”
  
  既然在关外,那是不可能有人逃得出顾将军的手掌心的。更何况对方的是逆天高层,作为金朝重要的合作伙伴,迟早会被他寻得。
  
  事实证明顾将军这一段时间里的预测已经准到了天怒人怨的地步。
  
  韩家公子的声音还没晃悠出顾飞的脑海,新一份的战报就已经送达:“关外战场突生异变,不知藏在哪个犄角旮旯里的逆天突然行动,连夜袭击了部族联盟的驻军,给对方造成了惨重的损失。”
  
  这意味着逆天正式加入了战局。
  
  顾飞身为主帅,理所当然地揣摩起了对面总指挥韩家公子的心思。和他相处得久了,他发现那人的心思其实并没有多难猜,目前跟上他的战术思维对顾飞这个兵法大家来说也是不困难的。
  
  逆天在没有跟金朝军正式结盟之前,在人数处于极端劣势的情况下定会先牺牲一小部分不计后果地从正面拖住联盟军,同时分出一部分精英刺客在所有能打击的面上以最保守的方式进行骚扰,一击即退。
  
  后面的则要在第一部分的计划进行到大半时才能做出具体计划,但是大方向肯定还是游击战。
  
  顾飞确实猜得八九不离十。
  
  只不过他还不太清楚韩家公子那喜欢藏着计划不说和把人当棋子用的的臭毛病,仅仅对了一个大体思路而已。
  
  ……
  
  “你看那里,这是下一个袭击点,这样会打一个完美的时间差……”韩家公子正站在山丘上,一手望远镜一手酒瓶,正和佑哥指点江山,听着一道道的战报,期间不断地鄙视对手并赞美自己,弄得佑哥依旧是痛并快乐着。
  
  “联盟军的阵营突然分散?”韩家公子居高临下地观察着,倒是比战报还快了一步。
  
  佑哥不明所以,只是看着韩家公子的脸色越来越难看。
  
  “传令,所有人立刻撤退,来不及撤的尽量聚拢。”韩家公子几乎是咬着牙说出这一段命令的。
  
  联盟军团中突然零零散散地冒出一些格外突出的战力,第一时间锁住了逆天军团的撤退路线,如一把尖刀狠狠地刺入了军阵的心脏,顿时鲜血四溅。
  
  而联盟军团的其他人则早有预料,第一时间就退了个干干净净,剩着逆天军团在略显空荡的低谷中被惨无人道地屠杀,惨叫声此起彼伏。
  
  也有仗着自己武艺超群试图反抗的逆天残军,可“变异人”的单体作战能力已经超出了正常人类的范畴,堪称人性炮弹,以逆天的平均水准,怎么也得配合完美的五人才能将其堪堪拦下。
  
  一旁的传令兵自然是条件反射地执行了命令,但效果不尽如人意。
  
  今天战场上“逆天”军大部分都不是逆天的原班人马,很大一部分都是韩家公子从关内买来凑数的,对于他的命令本来就将信将疑。雪上加霜的是,真正的逆天得知韩家公子完整计划的也只有剑鬼一人,这直接导致了从真正的主帅韩家公子这里传出去的命令居然没有被及时执行。
  
  “艹,这群傻逼。”韩家公子放下望远镜,愤愤地骂了一句。
  
  馋望远镜馋了好久的佑哥无比迅捷地伸出手,刚对准角度,就被战场上惨烈的局面惊得说不出话,望远镜直接脱了手。
  
  韩家公子看了一眼,没去接。
  
  “杂碎,死了活该。”韩家公子瞬间就平复了情绪,转身下了山,去做军医的本职工作去了,留下佑哥一人孤独茫然而无助,连滚带爬地捡起了望远镜。
  
  不论韩家公子情绪怎么样,逆天这次的损失都是无比惨痛的。
  
  找来充数的人马几乎全灭,负责正面的原班人马折了七成,唯一的喜讯是刺客集团伤亡尚在可接受的范围内。
  
  短时间内逆天算是已经处于残废状态了,再没有单独和联盟相抗衡的实力了。
  
  “剑鬼老大,是我的错……” 小传令兵是逆天招进来没多久的小新人,第一次正式上战场便遇到了逆天成立以来最大的一次损失,此时如愿以偿地站在了剑鬼面前,却红了眼圈。
  
  剑鬼揉了揉眉心,顺手揉乱了小传令兵的发型:“不说了,这次纯粹是时运不济,你也不必自责。”
  
  韩家公子拎着酒瓶冷笑一声,刚要开口嘲讽,被剑鬼一个眼神制止,冷着脸在旁边看剑鬼安定军心。
  
  等剑鬼说得差不多了,韩家公子将自己喝空的一大堆酒瓶往地上一丢,淡淡地在残兵败将脸上扫了一圈,毫不留情地打压了他们有些起色地精神气:“切,在这里苟延残喘就能活了?第三排左手边第二个,你的伤现在不处理以后至少得废一条胳膊,难道你想把本公子的美貌当药?还在这儿愣着干嘛,空想不如行动,这么简单的道理还要老子教你?”
  
  “公子!”剑鬼被点名的那位在韩家公子一番毫不留情的说辞下面红耳赤,不禁出声打断。
  
  到底还是要给剑鬼一些面子,韩家公子没再继续点那些普通群众们的名,转而将矛头对准了御天:“御天,你要是在一天内没办法让漂流断了给傻逼联盟的供货,你就提着你的猪头来见我。”
  
  “漂流?”御天不明所以,“他不是来找我一决胜负的吗?”
  
  韩家公子扶额叹息:“要是你有我千分之一的智慧也不至于被漂流之类的杂碎玩弄至此……他是为了你来的没错,但部族联盟统一服用的大力丸就是漂流提供的,所以你知道你要干什么了吗?”
  
  “什么?漂流给部族联盟提供了大力丸?”御天的脑子已经要停机了。
  
  “他为你来的,你去了不就行了。”韩家公子觉得这家伙的年纪都是白长的,和智商成反比。
  
  “等等……”
  
  “还废话!”
  
  清醒了些的御天还没有那个直面韩氏嘲讽的勇气,在漂流和韩家公子之间摇摆不定了一阵后,还是选了漂流。
  
  这个虽然给他精神上的摧残更大些,但至少能多活一会儿。
  
  趁着韩家公子给御天做思想工作的这一小会儿,剑鬼已经将逆天众人的战意完全激起,爆发出一阵惊天动地的怒吼,随后便散开了去,竭尽全力地做着垂死挣扎的准备。
  
  剑鬼回过身来,有些恍惚。
  
  “跟金朝军结盟,你去还我去?”韩家公子毕竟年轻气盛,无时无刻注意力都在军务和自我欣赏上。
  
  “你去吧。”剑鬼疲惫地背过身去,朝韩家公子摆了摆手,没有给他丝毫回转的余地。
  
  ……
  
  关外裹挟着细雪的寒风如刺刀般犀利,毫不留情地刺穿了所有的风花雪月的情思,碾成尘土,在覆了薄薄冰雪的荒地上落地生根。
  
  “将军,逆天那边来人了。”


相信我,这真的不是一篇大纲文(^v^) 

评论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