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漆

肝是因为喜欢。
三党,一模前最多再更一次。

【顾韩】四海升平 拾壹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道道黑影闪过,宛如林间游荡的幽魂。‖

  又是一场小雪过后,暮色将沉未沉,关外竟罕见地在冬日里寻得了深居简出的太阳。如丝如缕的云层懒懒地缀在天际,起伏的沙丘身后,拖长的背影在浅浅的冰雪上刻下密密匝匝的阴影。
  
  “族长,那里好像有两个人。”林晔刚把地上的人安顿好,还没来得及喝口水,就又被叫了出去,心情很是糟糕。
  
  “仔细看一下,是我们这里的就带回来,不是就杀掉。”烦躁地摆了摆手,随口应付了一句,刚要转身离开,便听身后传来一声被压抑得有些扭曲的惊呼。
  
  现在联盟的人素质都这么差的吗?林晔愤愤转过身,一把从他手里抢过望远镜,调了调角度,烦躁地把目光锁在两位不速之客身上。
  
  他还真想知道是谁唯恐天下不乱,偏要来众嗑药怪人的营地兴风作浪。
  
  林晔手里的望远镜大概是那家伙的收藏品,清晰度和联盟统一配备的比起来一个天上一个地下,隔着这些距离竟也能清晰地瞧见人脸。
  
  初见到韩家公子的人总是要恍惚那么一两下,林晔明显属于“人”的范畴。我看到仙女了?他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随后从脑袋里不知道哪个犄角旮旯里翻出一段关外的民间传说:逆天的头头剑鬼同志曾经在“风眼”捡到过一个漂亮得过分的孩子,后来成了二把手。
  
  现在看来那传说似乎真是一点水分也没有。
  
  而另外一人相较于韩家公子就普通得很,此时和韩家公子交流着什么,时不时别过头去,做出一脸想吐的表情。
  
  “不要杀掉,打残带回来。”林晔当机立断派出了手下最优秀的一组刺客,饶有兴致地盯着韩家公子绝美的侧脸,一个恶毒的计划顿时“水到渠成”。
  
  “公子,我们俩这么明显地在这儿杵着,真的不会出事吗?”对韩家公子接下来的动作毫不知情的云囊看了看周围开阔地的地形,心里总有些不踏实。
  
  韩家公子勾了勾嘴角,还没来得及回应,就听身旁传来一声惊呼——云囊已经被十个配合默契、训练有素的蒙面刺客放倒了,正在被毫无形象地装袋中。
  
  这家伙的感叹还真是时候。韩家公子摇了摇头,刚想掏出酒壶,无意间看到云囊无比憋屈的造型,顿时后悔定下这个计划了。
  
  然而已经完了。装完袋的十刺客一齐向他围拢过来,把韩家公子的退路锁了个严严实实。象征性地抵抗了一下,他装出一副力竭的样子,“极不甘心”地瞪了他们一眼,被一记手刀打晕过去。
  
  “啧啧,这么精致漂亮得小男孩,我还真没玩过。”三下五除二完成了任务,十次了纷纷褪下蒙面,开始打量起猎物来,有个别性-欲尤为旺盛的甚至开始动手动脚。
  
  十刺客意犹未尽地将韩家公子塞进了袋子里——由于这张脸,猥琐的刺客们这次非常温柔,倒还真没发生韩家公子预料之中的事。
  
  林晔看着面前的两个麻袋,挥挥手遣散了刺客们,有些犯难。是把他放在地下还是地上呢?按理说,从计划的角度来看怎么也应该留在上面,可惜林族长假公济私,一时间竟被美色所惑,犹豫半晌还是把两人扔回了地下城。
  
  皮囊生得好就是可以为所欲为。
  
  ……
  
  韩家公子在一阵剧痛中猛然清醒过来,袋子里的血腥味一股脑地入侵了他的意识,仓促之间被呛了一下,低低咳了几声,过了好久才缓过劲来。
  
  粗略感受了一下伤势,韩家公子嘴角勾出一个淡淡的冷笑。联盟那帮色令智昏的饭桶,对暴力手段的掌握程度倒还是分毫不差。他身上的伤虽然不致命,但确实到达了人体承受极限。当然,是在没有破相地情况下。
  
  “没动老子的脸,算他们眼睛没长歪。”韩家公子陶醉地舔了舔嘴角,随后将事先含在嘴里的药丸吞了下去,微闭着眼等药效发作。
  
  他所用的药丸名为“回光丸”,顾名思义,是重伤将死之人在走投无路之时用来强行垂死挣扎一波的,能通过麻痹传入神经的方式屏蔽痛觉,甚至还带点提升战斗力的效果,只是磕多了会上瘾,和大力丸走着异曲同工之妙,都是金朝明令禁止贩卖的禁药。
  
  这只是市面上有的一般种类,到了韩家公子手里这的这颗早就被增强过不知道多少回了,持续时间和效果都是翻了倍的。
  
  一股难以言喻的爽快在脑内回旋,韩家公子睁开眼,同时手上发力,将捆着的麻绳挣开。虽然韩家公子素来看不起暴力手段,但不得不承认偶尔用一回还是很有快感的。
  
  不费吹灰之力地钻出来,韩家公子看了看隔壁毫无动静的另一只麻袋,面无表情,心道:“饭桶。”
  
  把睡得比死人还沉甚至还面带笑意,做着美梦的小四重重地摔出来,韩家公子抬手就赏了他的脸几个巴掌。
  
  红肿和力量成正比地在药丸的效果下大增,小四的脸很快便肿成了个如假包换的猪头。
  
  “公子你没挂吧?嘶……卧槽老子的脸啊!哪个缺德的干的……唔”
  
  韩家公子随手把布团重新塞回他嘴里:“吵什么吵,这么喜欢挨打?”
  
  小四被毁容之恨不能通过怒吼表达,只能瞪着韩家公子泄愤。可惜这恨意安在一颗“猪头”上,只能是又委屈又滑稽又可怜。
  
  好不容易把嘴里的东西吐出来,小四有一肚子话要问,急急忙忙刚张开嘴,正好顺着昏暗的灯光瞥见韩家公子背后狰狞的血迹,猝不及防忘了词,愣愣地吐出最没营养的一句:“我们现在在哪儿?”
  
  韩家公子把角落里的箱子合上:“是联盟仓库里的隔间,专门用来放非法交易品的。”
  
  “箱子里放着大力丸?”小四很快反应过来。
  
  韩家公子点头。
  
  “那还不赶快一把火烧了!”小四明显激动了,想跳起来亲自动手却牵动了身上一处伤口,嗷了一嗓子,以分外扭曲地姿势摔回地上,疼得龇牙咧嘴。
  
  韩家公子鄙视地递了个白眼:“要烧你你自己来,老子可不想给你这种饭桶陪葬。”
  
  “那我要干嘛?”小四呆了好一阵,闷闷地问道。
  
  “你?”韩家公子诧异地回身看了他一眼,“你除了待在这儿装死还能干什么。”
  
  小四抬头望天,心里的一声哀叹走了百转千回。他觉得自己可能是整个逆天最不幸的人了,居然要在这种计划里给韩家公子当小喽啰。明明已经在死神手里走了一个来回,还毁了容,却连自己是来干嘛的都不知道。
  
  韩家公子动作不停,在房间里检查完一轮,大喇喇地开了门,飞快地伸出手把门口正在开小差的卫兵敲晕拖进来,甩向小四。
  
  小四慌忙翻身躲开,随后身边穿来一声令人头皮发麻的巨响。
  
  是谁刚刚说不能发出太大动静的来着?小四刚想反抗一波韩家公子的淫威,还没来得及打好腹稿,就被擒住了双手重新塞回麻袋,不等他反应过来就又回到了解放前。
  
  这样的动作在隔壁麻袋也发生了一轮后,韩家公子隔着布料敲了敲他的额头:“自己应付好这里,必须得给老子活到明天。”
  
  小四:“……”韩家公子这次绳子是没绑,但嘴里的布团塞得分外结实,他一下子没能发出声音来,只能胡乱地哼了两声以表达对统治者的极度不满,随后便听到身后传来关门的声音。
  
  敢情这个恶贯满盈的统治者根本不在乎底层人民的想法。
  
  ……
  
  “报告剑鬼老大,公子他们已经被带走了。”一人匆匆忙忙跑去找了剑鬼,甚至来不及抹点脸上花花绿绿的伪装,看起来格外滑稽。
  
  “好,现在不要在阵地里散播这个消息,找佑哥慢慢散播出去,千万要控制好程度,伪装成不经意间走漏出来的。”
  
  “是。”他恭恭敬敬地道了一声,随后脚下生风,俨然有要成为风一样的男子二号的志向,全身上下仿佛有用不完的力气。
  
  擦干净了半边脸,原本清秀稚嫩的五官露出了模糊的轮廓,赫然是上次那个初见了战争残酷的小传令兵。
  
  望着他风一样潇洒离去的背影,剑鬼怔了一下。年轻真好,他想。每天对他们来说都是新的一天,浑身的每一个细胞都在欢呼雀跃,永远有向前的动力,而没有繁杂的思绪和令人作呕的险恶用心要应对,也没有乱七八糟的情感在午夜梦回毫无防备地攀上心头。
  
  这样鲜活的生命,即使身处泥沼一般的战场,也能焕发出夺目的光彩。
  
  不远处传来兵刃相接的轻微声响,极细微,几乎要消散在婆娑的树影里,却还是被他敏锐地捕捉到,迅速判断出了方向。
  
  剑鬼缓缓起身,手臂一振,做了个“上”的口型,随后带头从树丛里一跃而起。道道黑影闪过,宛如林间游荡的幽魂。
  
  是了,他虽然已不再年轻,但总还有提起匕首,带领一帮子兄弟奋不顾身地冲进敌阵的力气。


正文大概还有两章

评论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