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漆

肝是因为喜欢。
三党,一模前最多再更一次。

【顾韩】四海升平 拾叁.大结局

LOFTER总目录走这里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情出肺腑,无关风月。‖


  今晚的夜空难得去了遮遮掩掩,露出庐山真面目来。镰刀似的一轮新月与漫天繁星拼拼凑凑,竟也把黑得化不开的夜色揭开了一角。


  只是能有幸目睹冬夜奇景的人大概都没这个风花雪月的心思。

  

   嬴越在帅帐前来回踱步。右手不断地揉搓着突出的眉骨,时不时往身后看一眼。在佑哥有意的掌控下,金军此时“不经意间”得知了公子落入敌阵的消息,顾将军下面几位军官连忙抽了签决定谁去报告。

  

  再急的事,顾飞的晚课还是除了公子之外没人敢打扰的。赢越只得边捉急边揣摩逆天的心思。

  

  按理说在即将跟金军合作围剿联盟的重要时刻,韩家公子这类又非他不可又没有战斗力地都应该被里三层外三层地围着保护起来,怎么就突然被捉了去?但若要说是故意的,舍弃二把手这种行为无论是谁都不会愿意吧。

  

  不知不觉间嬴越把眉毛都揪秃了,迎着月光一看,毫无防备地接了一记暴击,心疼得眼泪都快掉下来了,甚至觉得自己最近都没脸见漂亮姑娘了。

  

  正好顾将军终于完了事,嬴越连礼数都忘了个一干二净,竹筒倒豆子似的把前因后果给只是出来透个气的顾飞说尽。

  

  听完他严重超速的一通飙,顾飞连个关键词的找不出,只好用眼神示意他再说一遍。

  

  嬴越神魂匆匆归位,连忙放慢速度,字正腔圆地陈述了一遍,而后定定地望着顾飞。

  

  韩家公子被抓走了?顾飞心下一片空白,只是身为主帅不方便露出迷茫的神色,面色凝重地点了点头,刚要开口,就见一大团黑影走位飘忽地在他面前站定:“我是逆天派来跟将军说明情况的。”

  

  拿剑指着他喉咙的顾飞:“……”

  

  拉满了弓准备一击爆头的嬴越:“……”

  

  逆天那小子处惊不变:“金军神通广大,应该已经得知了我方重要人员被擒的消息。剑鬼老大抽不开身,派我来告知诸位计划有变更,这里是一份详细的计划书,我赶时间,就不做说明了,希望顾将军能照做。”

  

  像是故意不给人反应的时间,落地不等生根,就迫不及待地重新缩成一粒种子,三两下就没影了。只有风吹来一句支离破碎的:“将军晚安。”

  

  嬴越此时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只能眼观鼻鼻观心地当起了一根没了眉毛的木桩子。

  

  顾飞一目十行地扫过那份冗长的计划书,却反而消了急躁:“赢越,你研究一下,传下去,告诉所有人按这上面的走,一步也不许错。”

  

  接过厚厚一沓纸,赢越捂着脸小跑溜了。顾飞抬头看了眼天色,急急转身回了帐。

  

  ……

  

  “老大,可以行动了。”

  

  ……

  

  本就是突袭,再加上联盟内忧尚未解决,情报工作一时疏忽,在金军和逆天的联手配合下,闯进地下城的时间比韩家公子预料的还短些。

  

  “刺客队,跟我进入内部救人。打杂一队守外面,其余的优先清理地面变异人,注意一定要重视配合,扛不住就近寻求支援,减少伤亡是第一目标。”

  

  “赢越,你带一队轻骑兵分散联盟的主力部队,注意保持距离。其他人听我指挥,直接攻击敌方右翼……”

  

  “小心。”顾飞为传令兵挡下暗中递来的刀子,“外面的反抗估计起不来几波了,控制住以后注意封锁出口。”

  

  “是,将军保重。”传令兵一夹马腹,踏着尘土往后面去了。

  

  御天连发三箭,恰到好处地射中三处要害。变异人饶是皮厚赛犀牛,动作也停滞了一瞬,一旁战无伤看住时机在那三处打击点又补上一击,随后顺着身后的破空声一缩头,把变异人的身子当盾牌挡了强力的一箭,惊出一身冷汗。

  

  帅气地一撩头发,御天看着战无伤手忙脚乱地接住变异人的尸体,阴阳怪气地道:“不好意思,手滑了。”

  

  “小屁孩任性也要分时候啊,能不能别光长个子,也长点脑子啊。”

  

  御天一秒破功:“滚滚滚,糟老头子,你才任性,你才没脑子。”顺势又要抬手放箭。

  

  战无伤凭借力量优势一把拎住弓,拽着人往旁边一处请求支援的战场走去。看着颜色绚丽的箭拖着长长的尾音奔向天空,随后扶额叹息:“唉,不懂事的少年啊……”

  

  ……

  

  地牢的大门被要走准备的刺客们打开,关押的群众瞬间沸腾,吵吵嚷嚷着,有的甚至直接踹破了牢房门,获得了新生似的在冰块似的地板上又叫又跳。

  

  刺客们被人民群众火热得堪比太阳的情绪惊到了,若不是剑鬼提醒及时,大概是连怎么撬锁都快忘了。

  

  “我知道大家都很激动,到请有序离开,稍微抑制一下情绪。走出这扇门就是新的世界……”堂堂逆天首领,此时也只能憋屈地站在门口指挥纪律,看着一张张宛如置身梦境的脸,有种说不出的滋味。

  

  “请问……”年轻羞涩的姑娘揉了揉眼睛,“我逃走了吗?我不用被改造成怪物了?我真的不是在做梦吗?”

  

  “不是,”剑鬼笑,“现在出去的话,应该还能看到日出。”

  

  ……

  

  慢悠悠地伸手抛出最后一把银针,韩家公子顾不上嫌弃,无力地瘫坐在一地的尸体上。刚刚开始凝固的伤口再次裂开,浸没过同样没有痛觉的衣服。

  

  眯起眼数了数,韩家公子满意地舔了舔酒瓶——20具,是整数。

  

  失血带来的眩晕有一下没一下地刺激着迟钝的神经,他如痴如醉的闻着浓重到令人作呕的血腥味中沁人心脾的酒香。外面隐隐传来兵刃相接的声响,由远及近。

  

  老子的计划永远不会失败。他想。

  

  太阳姗姗来迟,今天又是一个大晴天。殷红的朝霞混入迎风乱舞的军旗,混入满地狼藉的鲜血,将胜利的颜色传到每一个角落。

  

  这一仗打得极为迅速,联盟军大概是这辈子都没想到最坚固的堡垒会被攻破,士气顿时如流水般散去。

  

  “你不是说把韩墨抓来有助于提升士气,威胁敌方吗?真是笑话,完全是看见那张脸就身不由己了吧!人家根本就是故意的,把地下城的位置两下摸清,还提前联合了金军。你说吧,该怎么收场。”

  

  林晔盯着大族长微微颤抖的手,知道一切都要结束了。

  

  “不如这样吧,我倒是听说顾将军对那美人有点意思,你去,把他拖出去在顾飞面前杀掉吧。”大族长的视线穿透墙壁,虚虚落在朝阳之上。

  

  “是。”事到如今,已不必多言。

  

  “哟,你来了。”韩家公子提起眼角,认出了来人。看他的脸色,他便知道逆天胜了,另外,他死期将至。

  

  林晔看着他苍白到不真实的俏脸,却对这罪魁祸首提不起一点火气来。战场上,只论生死,无关对错。

  

  跨过一地的尸体,把韩家公子轻轻背起,转身出门。背后那人身上如歧视般的寒气冻得他浑身一颤。韩家公子看着他平凡的侧脸,努力做出一个惊讶的表情:“挺有觉悟的嘛,知道灭在本公子的计谋下是一种荣幸。”

  

  林晔苦笑。

  

  见他不回答,韩家公子也没了兴致。不知这又是哪条密道,走了半天还真一个人也没遇到,方圆几里内唯一能听到的声音就是林晔的脚步声。

  

  药效正慢慢地消退,随之相应的,疼痛感慢慢涨上来。日出的微光也晒不化他从里到外的冰冷。

  

  自古红颜多薄命啊……韩家公子默默感叹。

  

  “都不许动。”林晔把匕首抵在他纤细白皙的脖颈前,“叫顾将军来。”


  联盟军大多都听闻了这位小美人的所作所为,不顾一切地围了上来,密不透风地护在林晔周围。

  

  “族长,快杀了这狐狸精。”

  

  “等什么呢,快动手完了拉下来给大伙鞭-尸啊。”

  

  金军个个都惊呆了——他们怎么没听说这次作战计划里面还有这一出!个别反应快的连滚带爬地找到了顾将军,话说得颠三倒四,意思总归还是表达清楚了。

  

  什么?顾飞耳朵里像塞了团棉花,世界里只剩下无边的愤怒,化为熊熊烈火照彻天际。胸口传来阵阵钝痛,比被剜了快肉下来还难受。

  

  顾将军习武二十载,从未有过如此强烈的冲动想要尝到温热的血液,以杀止杀。

  

  “让开。”随手把旁边的小兵推了个踉跄,顾飞提起长剑,和战马一同飞驰而去。

  

  “来了来了。”

  

  林晔持刀的手很稳,目光灼灼:“都把武器拿起来,全力应对。”

  

  “族长你也太小心了吧,他只是一个人而已……啊……”说话这人格外明显,率先被一剑取了要害。

  

  被挑断的颈动脉血流如注,温热的液体跟不要钱似的喷了周围人一身。不等他们反应过来,其中的不少就已经没了性命。

  

  快,顾飞出手太快了。没有太多炫酷的技巧,每一剑都是朴实无华而又快到让人来不及眨眼。十年磨一剑,说得便是如此。暗夜流光剑所到之处,唯有血流成河。

  

  惊呼之下,林晔没有看顾飞,而是加重了手上的力道,血流顺着刀刃缓缓落下。

  

  然而这并没有逃过顾飞的眼睛。转瞬间虚晃十四剑,实在的剑锋裹挟着如刀的北风指向林晔的要害,逼得他不得不避其锋芒。

  

  林晔反应也不慢,顺势就往韩家公子的心脏刺去,而顾飞与他之间还隔了两人。剑身划出一道漂亮的圆弧,血花飞扬。身后四人配合娴熟,同时送出两刀两剑。在他们眼里这样的攻击是没有死角的。知识他们的对手也不是能用常理估计的。顾飞一扭身,险险避开两击,收招时顺手蹦歪一击,伸出手臂硬接一击。

  

  四人配合,连一秒都没争取到。林晔没看到似的面不改色,看着韩家公子瞬间皱起的眉头,情不自禁地从内而外一阵释然,无比的痛快涌上心间,这一刻淹没了所有的痛苦、委屈、不甘。

  

  然而天堂地狱间永远只有一步之遥。


  原本还在几米开外的长剑如有神助,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在伸进了唯一可以攻击的角落,切豆腐一般砍断了他的手腕,随即身前气息奄奄的人就被粗暴地一把甩起,稳稳地落在人墙外。


  怎么可能?他怎么可能近我的身?林晔神魂恍惚,一时间觉不到疼,惊异地转头扫了一圈,才发现方才气势汹汹的人墙现在不约而同地看向无关紧要的方向,个别极度没节操的甚至已经趁着混乱溜了。


  面对不到半分钟连斩十七人的对手,没人敢多说一句话。


  默默咽下嘴里令人反胃的苦涩,林晔抬头,感觉全身的力气都被阳光晒化,只想找个地方一动不动地躺着:“我们输了,走吧。”


  身后传来胜利的号角和震天的呼声,有的甚至迎着朝阳,任滚烫的泪水拂过颤抖的指间。逆天众人清点着剩余的人数,时不时相互嘲笑对方灰头土脸的样子,融洽得让人心酸。待剑鬼归位,侥幸存活的数十人终于也加入了此起彼伏的欢呼声。是了,他们等待这一刻的荣耀实在太久了。


  胜利随着日出到来。


  ……


  顾飞把手轻轻覆在韩家公子的心口上,微弱的心跳撞击着他的手掌。


  “怎么样,能救吗?”他一开口才发现自己的声音哑得像是从另一个世界来的。


  一旁忙碌的军医没抬头:“我只在我的责任范围内尽力挽救。先不说旧伤的问题,刚刚那一下距离心脏不到一寸,若不是来得及时,现在已经没救了。”


  顾飞盯着他起伏的胸口,深入骨髓的恐惧给人即将窒息的感觉。他像一个逐渐往海底下沉的人,肺泡中的氧气消耗殆尽,而头顶的一抹阳光又是那么遥远。只有韩家公子的心跳能让他感觉自己和他一起活着。


  “没办法,用了禁药。今天之内能醒来的话问题不大,要是没醒……”军医长出一口气,擦了擦额头的汗水。


  顾飞不语。


  “将军,您的伤……”


  “不用处理,现在你可以出去了。”顾飞叹了口气。


  军医看了看姿势诡异的两人:“将军和公子感情真好。”


  顾飞拿手指敲了敲剑柄以示威胁,军医微微一笑,从善如流。


  “不是说祸害遗千年么……”顾飞的手指抚过他干裂的嘴唇,“你这种祸害中的祸害,怎么可能死呢?”


  原来,我对他远远不止亲情这么多。顾飞默默地想着,将视线缓缓挪到韩家公子那张苍白精致的脸上,细细地盯着看。他长得是真漂亮,比他这辈子见过的任何姑娘都漂亮。他认真看一辈子也看不够。


  ……


  这下应该死绝了吧……韩家公子混乱的地想,果然像本公子这样的英雄豪杰,终归都是活不长的。


  因此在他下落了半晌终于落到地府时,一睁眼看到剑鬼不由得一愣——这家伙怎么也死了?想开口嘲讽,却发现身体散架似的疼,张了张嘴却发不出声音。


  “你醒了?”剑鬼困倦的揉揉眼,“我们赢了。”


  我就说不会失败。韩家公子又是一阵自我陶醉。


  “现在是什么时候了?”韩家公子终于攒齐了说话的力气。


  “晚上。”剑鬼不知为什么,惜字如金起来。


  想了好一会儿还有什么惦记的,韩家公子突然转过头去,闷闷地道:“那武夫呢?”


  “你还记挂他啊,”剑鬼笑,“被叫出去处理急事了,大概马上就能回来。”


  “能被我记挂大概是他这辈子最高的荣耀了,”韩家公子冷哼一声,把头转回来,“说到底他也不过是老子手下一颗渺小的棋……”


  “棋子,嗯?”顾飞遮住了身后微弱的灯光,两手撑在韩家公子身旁,“长这么大不知道棋子也是会反噬的?”


  “你很有能耐啊,一个人跑去送死,禁药也敢随便吃,剑鬼就是这么教你尊重人的?你就不怕万一失败了,逆天多年的积累付诸东流,你自己死在不知道哪个角落,甚至没人知道你已经死了。怎么样,称心如意吧?”


  韩家公子不耐烦:“你啰嗦死了,老子就没失败过。让下你挡着灯了。”


  顾飞不怒反笑:“你自诩冰雪聪明,没看出我对你的感情?非常遗憾……”


  说着吻上他干得起皮的嘴唇,贪婪地索取着。韩家公子嘴里的味道不是很好,血腥味像是黏住了似的,再加上顾飞新手上路,毫无技巧可言,只是粗暴地一通搅和,这个吻十分的不美好。


  韩家公子眼睁睁地看着自己因行动不便被欺负,哦不,行动方便一样,身体却意外的顺从。原来老子喜欢着武夫啊……他迷迷糊糊地想着,心里却格外安稳踏实,就要沉沉睡去。


  “等等啊……”顾飞哭笑不得,难道自己的技术真的烂到亲着亲着要睡着的地步?趁韩家公子还没进化成睡美人,先前组织好的语言仓促之下只来得及吐出一个无比沉重的零头,“我爱你。”


  “嗯……”


  情出肺腑,无关风月。


  


既然已经超时了,那就干脆把感言也写了吧。

这篇文虽然我写得不尽如人意,但自我感觉有几个部分(尤其是前面)写得还是很走心的,十分里面大概能打七分左右,算是同人里面很用心的了。

然而并没有什么用,写下来感觉还是有一堆毛病。

撇开错字不谈,首先是剧情设置。

比例因为尤其注意过,所以应该还算好,但有太多地方只有轻轻点到一两句,和重要程度不成正比,要么压根没说要么含糊不清。这里我尽量在番外里面补上。

其次是对于古代背景真的不熟悉,到最后基本已经放弃治疗了,读起来总觉得各种怪异……嗯,没人指点我的话那等有空去研究一下。LOF上的文本来就是拿来练笔的,初次接触古风大概熟悉一下我就心满意足了。

最后是语言表现力度和人物设置的老毛病,这个一句两句也说不完,先这样吧。关于这方面的问题如果有人想探讨的,那么热烈欢迎。

总之,连滚带爬的还是完结了,夸自己一波。

这篇的番外不定期掉落~

 @落日无边 

评论(1)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