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漆

肝是因为喜欢。
三党,一模前最多再更一次。

【漂御】走火

LOFTER总目录走这里

◎其实算是HE的小短篇,以后会有后记
◎背景现代架空
◎给三岁的@落日无边 的儿童节礼物
◎节日快乐呀♪٩(´ω`)و♪

「擦枪走火的走火,走火入魔的走火。」
 
 夏日炽烈的阳光不费吹灰之力地晒化了云层,不作停歇,毫不留情地冲击着皴裂的土地,看得人心惊胆战。城市的高楼里,本应是热浪密集的攻势下安全的死角,此时却出了些意外。 
 
 火光冲天,刺眼的光芒和头顶的那位同志的不相上下。灼热的橙红中拢着一道影影绰绰的人影。凶猛的火势在消防员想出解决办法之前,逼得各路记者难以接近,无奈只能通过望远镜一类的设备,围观珍稀物种一般地观察这位不知从哪个山沟沟里钻出来的“野生动物”。 
 
 尽管火光把脸部照得一片模糊,但老牌记者的直觉告诉佑哥,这只外来物种不仅是人形,长得也很是不错,身材颀长,气质出挑,若不是与21世纪格格不入的穿衣风格和手里像模像样的法杖,混在人堆里就是个活灵活现的斯文败类。 
 
 啧啧称奇过后,佑哥试了试麦,转过身来面对镜头:“大家好我是本台记者林佑,现在我所在的位置是S市市中心区。正如你们所见,今天下午一点左右一栋办公楼毫无征兆地起火……” 
 
 汇报完情况,佑哥筋疲力尽地抹了一把汗,连滚带爬地离开重灾区,逃到一旁转播车上蹭空调,顺手打开手机,习惯性地点进一家新闻网。 
 
 不出所料,一连换了几家,这里莫名其妙的火灾都是头版头条。对于生活在唯物主义教育之下的现代人类,尤其是尚未完全结束中二病疗程的小青年们,从天而降的类似小说里法师的生物太具有吸引力了。 
 
 在关心火灾走向的同时,热爱八卦的全国人民不惜冒着上班开小差被抓的风险,聚在帖子下热火朝天地八卦着。 
 
 随手翻看着不着边际的评论,佑哥被空调吹得昏昏沉沉。疲惫地揉了揉眉心,顺便吐槽了一下这家网站用户的素质,他百无聊赖地关上手机屏幕,从前座椅背上的袋子里扒拉出一瓶水。还没来得及拧开瓶盖,就听窗外不远处传来一阵地动山摇的巨响—— 
 
 …… 
 
 “人到底要怎么样,才能算是‘活着’?躺在柔软的海滩上,咸湿的风莹莹绕绕,头顶的阳光把沙滩烤得冒了烟。你看见人们衣着暴露,畅快恣意地或是奔跑或是笑闹,细腻温柔的沙淌过指腹……这些感受都是最真实,不加修饰的。它们让你无比确切地感受到,你的心脏在跳动,灵魂在雀跃……” 
 
 头顶老旧的空调气息奄奄,极为吝啬的丝丝凉气压不下中学大礼堂内属于年轻人们急躁。 
 
 正是不知天高地厚的年纪,面对老教师的絮絮叨叨,一张张青春洋溢的脸上用加粗大字写满了:“您太唠叨了我不听。” 
 
 大多数人都是心不在焉,昏昏沉沉,个别尤其对于挑战老师的耐心感兴趣的刺头甚至已经悄悄摸出了手机。 
 
 御天一手撑着头,另一只手在手机屏幕上飞快地操作,屏幕上各种攻击的光影交织,若是换了那台上的老教师来,估计只是看上一眼就该走不出直线了。 
 
 几分钟后,屏幕上出现“YOU WIN”的字样,金色的光斑从字体背后喷射而出。 
 
 少年有些小得意地在"WIN"上划了划,随即百无聊赖地退出游戏界面。在刚刚到半个小时内他已经飞速地通关了手机里所有的单机游戏,无所事事到了暴走的边缘。 
 
 然而手机信号格和台上毫无倦意的老教师一样冥顽不化,依旧是死了一样的空空如也。 
 
 把手机里安装的所有应用打开又立刻关上,如此操作了一通,御天气鼓鼓地把手机往衣兜里一抄,嚣张地翘着脚,闭目养神。至于演讲,权当是催眠曲了。 
 
 “……而其中最重要的就是你的至爱。同学们不用笑,这里的至爱指的并不是你身边可爱的小女生,而是你此生的兴趣所在。它能让你在精神层面上做到‘活着’。然而,要找到它实在是太困难了。许多的人这一辈子都不知道自己喜欢什么,也有许多人在一次一次没有终点的旅途中被现实磨平了棱角……” 
 
 这都什么玩意儿,御天换了个姿势,此生的至爱难道不应该完完整整地给姑娘们奉上么?啧,果然还是学校一贯的套路。猝不及防被雷了一下,御天放弃治疗,任由香甜的睡意扩散至全身。 
 
 …… 
 
 涂成骚包的红黑色的直升机盘旋在火海之上,在清一色图案的救援直升机队伍里显得格外出挑。 
 
 “他们已经派出了本市几乎所有的消防队前来救灾,通过计算‘破坏者’的施放速度,如果不发生意外,火势应该能在两到三个小时内被控制住……” 
 
 话音未落,地面上的巨响震得空中的众人虎躯一震,随后到来的气流硬生生把直升机吹成了即将沉没的泰坦尼克号。韩家公子扒住窗框,艰难地稳住身形,向下看去:“啧,你这乌鸦嘴真得治……” 
 
 以漂流为中心,逐层展开的火舌如莲花般绚丽夺目,自带神圣不可侵犯的气息的同时还漫不经心地蹭上了火焰的一缕妖气,美得不可方物。 
 
 这落衣红莲的威力自然也和美观程度成正比。被四处乱窜的火舌裹住的那片居民楼堪堪坚持了几秒,竟直接被烧成了气体。可想而知,里面的人是什么结果。 
 
 “这回连惨叫都听不见啊。”韩家公子饶有兴致地看了一会儿,转头面对桌上的笔记本电脑。 
 
 电话那头的人沉默了一下:“到底是人命,这么随便被人听到了影响不好。” 
 
 “要是认真能救人,老子早就退休了。”韩家公子不屑,挂断了电话,专心应付手头的工作。 
 
 一行行代码从屏幕上流淌而过,快得让人根本看不清内容。幽绿色的字符仿佛成了精,在屏幕上随着动感十足的电音蹦迪。若不看现场,没有人能够大胆地想象这人在单手敲键盘。 
 
 巧夺天工的五官和人一样带着慵懒的意味,就连目光都只松松垮垮地盯着屏幕,时不时会情不自禁地飘到手中的啤酒罐上。就这分分钟要被炒鱿鱼的工作态度,做出来的东西却是无可挑剔,让人又恨又无奈。 
 
 白皙莹润的手指敲下回车键,不多久屏幕上出现“CONNECTED”的字样。韩家公子把手中的酒一饮而尽,带上麦克风。 
 
 “是明思中学吧?现在你们附近一圈发生了难以控制的火灾,所有人不许离开,后果自负。起火原因和灭火情况自己上网查,信号已经修复了……你们学校学生不允许在上课期间使用手机是吧,那就老师查了告知一下学生。要问为什么就你们没事?大概是没存在感不小心被遗忘了吧。”不给学校任何反应的时间,韩家公子不负责任地切断了对广播台的远程控制。 
 
 韩家公子合上笔记本电脑,从手边的塑料袋里挑出一罐酒打开,随后拿起手机拨出一串号码:“千里,你可以去解决了。动作快点,老子不加班。” 
 
 …… 
 
 “千里!!您击杀了纵火者的消息是真的吗?为什么现在才行动?” 
 
 “千里大侠!请问您跟纵火者有交流吗?” 
 
 “卧槽是千里!我要合影!” 
 
 顾飞看着疯狂围上来的记者,擦了擦汗,连忙放下手中的暗紫色长剑,伸手挡开几乎要递进嘴里的话筒:“纵火者叫漂流……哎别急别急,一个一个说。” 
 
 几米开外,佑哥清了清嗓子,一边示意摄影师把背景转到疯狂的记者和千里一醉上,一边重新挂上职业性的笑容:“截至北京时间15:47分,纵火者已被千里一醉处理,大家可以看一下我身后热情的同行们。除此之外现在各路部门正积极地参与灭火行动,争取在晚高峰前恢复该区域的正常通行。” 
 
 “唯一令人遗憾的是目前着火区域内没有发现任何幸存者,预计死亡人数可达到一万人以上……” 
 
 佑哥被洪水般的记者们挤了个踉跄,跌跌撞撞地后退几步,回头看去。顾飞不耐烦地在地上拿剑画了个圈:“排好队,一次进来一个,重复的问题不答……” 
 
 随后眼睛一亮:“佑哥!所有的问题都可以去问佑哥……” 
 
 …… 
 
 “御天??你怎么了?” 
 
 无尽的悲怆像疯狂生长的藤蔓,密密匝匝地把他的心脏缠得跳动不得。尖锐的痛如水滴般化开,顺着血管,疼得五脏六腑就地转了个圈。脑内是一片空白,太阳穴突突地跳着,三魂六魄失重般地浮在空中。 
 
 茫然地在脸上抹了一把,手心沾满了冰凉的晶莹。 
 
 “你怎么哭了?”身边的同学惊异地看着御天比身上廉价的校服还苍白的脸色,目瞪口呆。 
 
 是啊,我怎么哭了?御天乱糟糟地想,回应道:“我也不知道啊……”他努力地想挤出个笑容,可还未等五官摆到合适的位置,就已经溃不成军。 
 
 心里空得像被人掏空了内里,只剩下外面一层薄薄的壳在苟延残喘。 
 
 “我的……死了、我的……死了…………死了……”模模糊糊的有这么一句话在糊成一锅的思绪里转悠,却怎么也想不起那个被朦了层雾的词语。 
 
 台上的老师在给长篇大论做收尾:“人的一生就是一场没有终结的战斗。除了外部虎视眈眈、随时可能把你拽下深渊的敌人,还有自身的懒惰、欲望、贪婪、欲望……这听起来就让人感到无力而无望。但是不要放弃,因为,正是这强烈的抗争意识让你活着。” 
 
 “最后,我还是忍不住想多说一句。” 
 
 “如果有一天你真的已经山穷水尽,走投无路,那么请记得,你最爱的人那里还有你剩下一半的生命。” 
 
 掌声响起,老教师显得格外兴奋,沟壑纵横的脸上泛起红光。 
 
 最爱的人。 
 
 说出去或许会被笑话的四个字,却似一把朴实无华的剑,轻描淡写地抵住了少年人的咽喉。御天把头埋进双膝间,空洞的泪水落在周围如释重负的深呼吸之间。 
 
 千百年来,走火入魔之人,皆无善终。

评论(8)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