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漆

肝是因为喜欢。
三党,一模前最多再更一次。

【顾韩】《造神》01 地球

LOFTER总目录走这里

◎在我的印象里,这应该是顾韩第一篇星际
◎所有科技相关都是瞎编,没有任何科学依据
 
「卷一.希尔」

 平行新历109年,地球上空。

 银白色的小型军用太空舰缓缓停下,远远看去,像是化为万千星辰中的一员,嵌在了身后群星璀璨的背景布里。

 “哇……”

 “和前置学习给的样子一模一样诶,好漂亮。”

 顾飞待大部分同学议论完,拍拍手道:“后面的同学,先别再看星星了,看一下正下方。这就是地球,很久很久以前人类文明发源的地方。详细的历史都在你们的前置学习体制内。今天我们主要是参观一下……”

 “老师我有问题,”前座的少年一边举手一边道,语速很快,显得格外兴奋,“前置学习的知识告诉我们,在地球纪元末期、平行新历伊始人类就把地球毁成了筛子,那我们现在看到的是复原后的地球还是太空投影?”

 “洛卡斯,以后等老师讲完不明白再提问,”顾飞扶着座椅起身,“我们等下要去参观的就是地球古文化保护区,你说是投影还是真的?”

 洛卡斯张了张嘴还想提问,顾飞抢先一步,敲了敲扶手打断道:“我记得保护区还有地球纪元学校的遗址,你们想不想了解一下操场跑道和单双杠?”

 少年们互相看了看,异口同声:“不——要——”

 虽然不知道那一串串的名词具体指的是什么,但顾老师的套路他们还是很熟悉的。

 顾飞并不意外,笑了笑道:“这样啊,那有没有人有兴趣了解一下同是地球纪元出产的功夫?”

 “才不呢!”

 “老师您就饶了我们吧……”

 顾飞习以为常地摇了摇头,刚想再照常劝说几句,机身突然晃了一下,不等他反应过来,便已气势如虹地冲着地球去了,控制台自带的人工智能硬是把退休的小破舰开出了行星撞地球的激情澎湃。

 机械女声姗姗来迟:“系统出现不明故障,正在进行紧急迫降。”

 用慵懒的语调吐出冰冷僵硬的机械音带着说不出的诡异,刚刚还在吵吵嚷嚷的少年们静了两秒,谁也没发声破坏气氛。

 “迫降?我们不会掉进水里吧?”

 “哇这个人工智能好高级!我家太空舰上的那个都说话都是一个速度的。”

 八、九岁的孩子们正处于怼天怼地的年龄,自然不把“故障”“迫降”这些把顾飞惊得心肝乱颤的字眼放在眼里,依旧兴奋地讨论着南辕北辙的种种。

 “都安静,不要下座位,等……”

 “顾老师,您不用这么严肃的,以这人工智能的能力绝对不会出事的。”

 “老师毕竟是老年人了,他们老年人不都这样嘛。”离顾飞最近的小女孩笑着晃了晃脑袋上两条小辫子,口无遮拦地道。摇摇欲坠的机舱内爆发出一阵哄笑,连人工智能都凑热闹似的把舰身晃得像在坟头蹦迪。

 莫名奇妙被扣上了老年人的帽子,顾飞心头火起,却不好在这时候跟小年轻们计较这些,只得暗暗记下了带头的小萝莉。

 穿越大气层的时间比预计的还要短些,太空舰以流星般的速度坠向地面,在一阵剧烈的摇晃中颤颤巍巍的着了陆。

 “卧槽……”

 红褐色的土地一丝不挂地暴露在灼热的空气里,目之所及没有任何尚在跳动鲜活着的生命。地表纵横交错的沟壑相互纠缠,似是要撕裂远方,刺穿这虚伪的掩饰。

 洛卡斯一张小脸紧紧贴在窗户上,被挤得变了形,喃喃道:“说好的青山绿水人民富饶、气候舒适环境宜人、各种古生物应有尽有呢?打折也不是这么打法的吧?”

 别说同学们,就是顾飞都被惊得说不出话来。他带学生来地球的次数好说也有数十次了,对于这块活像是突然冒出来的土地却也是一无所知。

 脑子虽然乱,管孩子的本能还在:“把东西收拾好跟我走,互相看好不要走散了,有受伤或者走不动的立刻汇报,时刻保持个人终端畅通。苏安,你做组长。”

 把一干少年从幻想被粉碎的震惊中拉了回来,顾老师率先背上包,伸手按下打开舱门的按钮。

 扑面而来的热浪吹起一阵惊呼,这群天不怕地不怕老师不怕的熊孩子总算有了点危机意识,连滚带爬地弃舰而逃,在顾飞面前老老实实地站成一排。

 “立正!报数!”

 “一!”

 “二!”

 “呃,别报了直接走吧。”顾飞挠了挠头,打断到。没办法,条件反射嘛!
 
 洛卡斯双手紧紧攥着书包背带,暗戳戳用手肘捅了捅旁边一脸严肃认真的苏安:“组长大人,你说我们现在像不像被放逐的囚犯?哈哈哈哈哈哈……”

 苏安目不斜视,从口袋里掏出叠成小方块的卡通手帕,一丝不苟地擦了擦头上的汗,争做精致的猪猪男孩:“哦?那顾老师是什么,押送我们的警员吗?”

 “当然是我们囚犯的头头啊!手把手教我们偷数据炸战舰诱拐人工智能的老师呀!”洛卡斯拿肩膀撞了一下苏安。

 “神经病。”

 这么近的距离,就是普通人也能听个八九不离十,更何况是顾飞这种听力出众、耳聪目明的“囚犯头头”?

 “洛卡斯!”顾飞当机立断地点名。

 “老师我们在讨论会不会在这里遇到外星人,您认为呢?”洛卡斯瞬间接上,语速快得让人应接不暇。

 “你……”

 “啊!外星人!”走在前面的小女孩惊叫出声。

 顾飞吃了一惊,瞬间掏出激光枪,对准周芽芽手指的方向。

 “切……笨蛋,只是一块牌子而已。”这是苏安。

 “天呐周芽芽你怎么这么好骗,还不如苏安这个白痴。”这是洛卡斯。

 周芽芽气急败坏地冲到后者面前,一捉一翻,两下把洛卡斯按在地上:“你再说一遍!”

 “咳咳……我错了,你最聪明……”洛卡斯一秒抛弃临时战友苏安,屈服在小萝莉的淫威之下,装出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引得周围一圈围观群众作呕。

 两人对视两秒,洛卡斯心领神会地往周芽芽手里塞了一枚硬币,甜甜地咧嘴笑了一下。

 “靠,谁要你的破铜废铁!”周芽芽松开手,拍了拍手从地上爬起来,把手里冰凉的硬币甩在洛卡斯脸上。

 洛卡斯一脸不出所料的坏笑,动作敏捷地收起失而复得的硬币,慢慢起身,拂去沾到的灰尘:“周芽芽小姐,您这有点偏心,为什么不让他来孝敬您?”

 周芽芽霸气地一甩头发:“没办法,姐打不过。”

 “你们两个闹够了没,小心我扣你们平时成绩!”苏安适时地捡起了小组长的派头,装模作样地用手指点了点两人,而后昂首挺胸地向前走去。

 这牌子靠在一颗枯树下,在看不太真切的阴影里或沉或浮,而支撑的“双腿”又生的细长,也难怪周芽芽一开始会把它错看成类人生物。

 “向七点方向走350米,逆天诊所,没钱请回。”苏安睁大眼,勉强在一团团龙飞凤舞的线条里寻出字形来,“哇诊所叫逆天,好嚣张啊!”

 八只小脑袋转而看向顾飞。

 逆天?顾飞沉吟片刻,这个名字在希尔地区,还是很有知名度的。巧合吗?在我印象里那群土匪没有开过诊所啊?

 “走。”顾飞带着反正跟他们不熟的想法,大手一挥,领着一群从来不懂得何为“安分守己”的小兔崽子浩浩荡荡地去了。

 “有人吗?”顾飞拿枪杆敲了敲破败不堪的木门,见没有回应,直接破门而入。不出所料,小木屋内空空荡荡,除了贴在入口处的一张纸外,就是真正意义上的家徒四壁。

 纸上粗糙地涂了一个向下的剪头,粗重的墨迹在劣质的纸张上留下板板正正的痕迹,一看就是出自人工智能之手。

 顾飞蹲下身,警惕地掀开剪头所指的木板,露出一个泛着寒光的圆盘来。圆盘中心有一条狭长的缝隙,下方黯淡无光的世界从里面露了个角出来。

 “这是什么?”跟在后面的孩子们自动围成一圈,把顾飞头顶上的空间遮得严严实实。

 这东西看起来不是那么好开的样子,洛卡斯已经开始考虑要不要牺牲一下他那命运坎坷的硬币,心疼地轻轻摩挲着,迟迟下不了决心。

 “哇!好帅!”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稍微比别人慢了些的洛卡斯被突然引爆的惊呼声塞了一脑袋,回过神来,不由得瞪大了眼。

 整一块木板已经被顾飞卸了下来,激光刀走完全程,立刻默不作声,把舞台让给了露出来的转移阵。

 “果然……”顾飞打开背包,掏出一盒刚拆开不久的针剂,一支支地传了下去:“正好,就当你们空间技术的体验课吧……刚发下去的是缓解剂,一般第一次进转移阵的就算打了也会很不舒服,不打后果更加严重。”

 扎两条小辫子的小萝莉盯着冰冷的针尖,面上的潮红瞬间褪去:“可是我……害怕打针。”

 也是了,这个年代的孩子习惯了医疗机器人和风细雨的对待,在场的怎么说也有半数以上没接触过粗暴的针头,一个个吓得小脸煞白。

 带头的反而是苏安:“呵,一群土狗,连转移阵都没玩过,还来什么地球,回家和人工智能玩过家家去吧!”

 完了还要向顾老师求证一下:“地球纪元的‘过家家’是这么用的吧。”

 完全不记得自己有教过如何用远古名词嘲讽的顾飞目瞪口呆。

 洛卡斯不甘落后地拆开小包装,按照标准流程一步步地消毒、试针、把亮银色的尖头扎进血管,完事后高举着手臂对着瑟瑟发抖的小女生微微一笑:“看吧,就是这么简单。”

 有了带头的两个,剩下的几只总算同意由顾飞来完成这艰巨的任务。

 然而,尽管有了心理准备,但一次短程转移下来顾飞还是收到了八只疑似尸体的不明生物。

 暂时不去管小的们,顾飞起身在所谓的候诊室里扫视一圈,立刻被墙上的醒目的价目表惊出一身冷汗——

 记忆改造:5000w/次
 性格重塑:6000w/次
 基因重修:5000w/次
 行为方式重造:5000w/次
 ……

 这可是希尔币啊!还有这些都是违法乱纪的吧?模范公民顾飞同志和面前的白纸黑字面面相觑,半晌才僵硬地转过头,当做什么都没看见。起码自己的命还在这家逆天诊所的手里,举报这事儿还得排队。

 这一转头,才发现原来通往诊疗室的门上方是透明的,惨白的灯光隐隐约约显出形来。顾飞犹豫片刻,一手提枪一手拿刀,仰起头,略带试探性的目光穿过厚重的门。

 

评论(4)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