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漆

肝是因为喜欢。
三党,一模前最多再更一次。

【顾韩】《造神》 02 运气

LOFTER总目录走这里

2

不带温度的灯光在忙碌着的机器上落脚,激起片片亮银色的光点,显得咄咄逼人。顾飞的目光轻轻划过墙面,而后在这房间里最醒目的活物上着陆。

漂亮啊!顾飞由衷地赞叹。人的容貌赏心悦目到了一定境界,是完全可以跨越性别、跨越时间、跨越主流审美的。

下意识流连了一会儿的视线还没来得及挪窝,面前的门便随着美人的轻轻一瞥缓缓打开。顾飞心下大惊,待稳住重心,人已经在诊疗室内,想回头,门恰到好处地吞噬了最后一丝缝隙。

顾飞无奈,他是有打入敌人内部来获取举报材料的想法,但绝对不是这种被“请”来参观的方式。

不过这也让他得以探得房间的全貌。

整个房间内的色调极淡。从灯光墙壁到各类器械到人的装束,都是一丝不苟的纯白,给人的视线里塞满了冰冷、僵硬的不真实感。左手边的台子则为之涂上了浓墨重彩的一笔,呈现出极为深邃的蓝,细看之下隐隐还能觉出些动感来,连顾飞一时间都看不出是什么材料制成。

没等把全局都牢牢地收在眼底,右边和墙壁几乎是无缝贴合的门倏地弹开,像是整齐的墙体上突然出现了一个桀骜不驯的洞,使得顾飞条件反射地举起手中的枪。

从里面冲出来的人愣愣地盯着这位被请来的不速之客,兴奋的表情瞬间熄灭,随后缓缓举起双手,向后退去。

“喂,这什么情况啊?抢劫吗?”就是在被人拿枪指着脑袋的情况下,这位也不忘了问明事件的起因经过结果,标准的视八卦为生命。

顾飞也愣,连忙收起手里的枪啊刀啊的,正低头忙着,就听身后的人缓缓开口:“不知道。”

“卧槽,不知道是什么鬼?这门不是你开的?还是坏了?不会啊……”佑哥见没了早升极乐的风险,立刻抛出一连串的问题。

“呃……那个……”

“我看他在外面盯着老子的脸看,就放他进来好好欣赏几下,怎么了?”美人在手边的机器上操作了几下,往这边走来,“叫什么名字?有这觉悟就好,比那边那个怂包强多了。”

“我?我叫顾飞。”顾飞捏了捏鼻梁,忍住没吐。这是他听过最不要脸的夸赞了。

“我叫佑哥。”被惊到的那位看起来正常多了,见顾飞也是个能沟通的正常人,连忙解释道,“那个臭不要脸的家伙是韩家公子,他不是针对谁,说话就这样,多习惯习惯就好了。”

这样都能习惯,这得有多好的耐心!顾飞对佑哥肃然起敬:“跟他一起工作挺不容易的吧?”

佑哥还了他一个复杂而深沉的眼神。

“佑哥,我怎么不记得今天还有预约了……”韩家公子适时地插入,“垃圾,给我一杯白兰地……靠,说过多少次了,我不喜欢这种杯子,你这个智障。”

惊异地转过头,韩家公子正跟一个酒柜形状的人工智能较劲,而后一脸嫌弃地端起酒杯,以同样的眼神在顾飞身上过了一遍:“你是云端星的人?”

旁边佑哥尽职尽责地介绍:“这是他的人工智能,名字叫垃圾,跟这货一样欠揍,不知道公子当初选的时候是怎么想的。”

略略惊叹了一下,顾飞转而关注起他说的话来。他怎么看出来的?顾飞再次确认了面前这位貌美毒舌的不是人工智能,没有凭眼睛读取他个人终端的数据的能力:“是,我带学生来地球参观保护区的,太空舰出了点故障。你怎么看出来的?”

“你们云端星的人都一个蠢样。”韩家公子突然想到了什么,脸色阴晴不定:“你去那间木屋了?”

顾飞:“嗯。”

“艹,你到底怎么进来的?”韩家公子的脸瞬间为房间添上了第二笔浓墨。

想起那块有着不行遭遇的木板,顾飞尴尬地挠了挠额角:“不好意思啊,我不知道那个圆盘是干嘛的,就把它给拆了……”

“靠啊!”韩家公子扶额,顺便把杯中酒一饮而尽,“佑哥,快去把转移阵停了。那个圆盘是让你扔钱的,不是给你的激光刀当消遣的玩具用的。”

佑哥惊奇地看了顾飞一眼,脚底生风,发誓再也不掺和这两个家伙的事了。

“哇……那个蓝蓝的桌子好漂亮。”

“顾老师这个叛徒,看到漂亮姐姐就把我们丢在外面,我回去就要举报!”

“那不是桌子。”苏安在房间里四下走动着,最后停在医用人工智能的显示屏前,有模有样地把尖锐的五官拧成一团。

“诶呀你瞎吗,那明明是漂亮哥哥!姐姐怎么可能没有胸!”洛卡斯小朋友回头吼了两句,蹬着小短腿截住韩家公子:“哥哥你长得真好看,我以后一定要找个这么漂亮的女朋友。”

洛卡斯一向奉行多说不如行动的原则,谨小慎微地从精致的背包夹层里摸出一枝不知道从哪里顺走的玫瑰花模型,无比熟练地奉上。

韩家公子罕见地沉默了一下,缓缓扯起一个温柔的微笑:“你,把你的同学们和你自己带出去。”

捏着玫瑰花的小手轻轻颤了一下,洛卡斯忙不迭收回手,气差点没喘上来,夹紧尾巴跟苏安理论去了。为什么漂亮哥哥笑起来那么可怕!

“你叫什么名字。”韩家公子双手抱在胸前,居高临下地俯视刚刚叫漂亮姐姐的小女孩。

那女孩儿的第六感明显比不上洛卡斯小朋友,冲韩家公子笑了笑:“依卡。哥哥我错了,就原谅一下眼神不好的小屁孩嘛。不过您真的太漂亮了,比我妈妈都漂亮。”

哟,还挺有自知之明。可惜果断认错撒娇卖萌的这一套在韩家公子这里没用。

环视全场,到处都是惨遭毒手的人工智能的哀嚎声和孩子们越破坏越兴奋的笑声,一片狼藉。韩家公子脸色阴沉,命令道:“佑哥!”

然而佑哥本人正亲自指导两个孩子如何正确地使用各类高科技,乐此不疲,估计脑子里“领导”、“奖金”一类的概念也都暂时罢了工。

“……垃圾!把捣乱的都赶出去。”韩家公子默默给佑哥记了一笔,盘算着该讹他多少顿酒。

垃圾一言不发地换了个造型,手臂如分岔的小溪般蜿蜒着,一抓一个准,三两下就把热爱犯贱的孩子们缠了个严严实实,陈放尸体般地在候诊室的地上一排摆好,最后将魔爪伸向了早有防备的韩家公子。

一人一机恶语相向,最后以韩家公子一声“滚”为终结。无论是毒舌的功力还是权限,垃圾都比他的美人主人差的不是一星半点,也不知是不是人工神经网络缠成死结了,竟至今没有放弃在这两方面挑战韩家公子的想法。

清理掉了闲杂人等,韩家公子慢悠悠地要了杯酒,视野正好扫过不务正业的佑哥,吼道:“去确定太空舰迫降的位置,今天不修好还等着多养这群废物一天吗?还是拿你的工资养?”

佑哥连忙拽着顾飞回到小黑屋。没有特殊情况,没有人会想得罪韩家公子。

“你们云端星的人真的不知道现在地球的真实情况?”屁股还没着陆,佑哥的嘴抢先开动,“还是只知道大概?”

“少废话。”韩家公子的声音乱入,随即被情绪逐渐升温佑哥一巴掌切断通讯。

“真不知道。”顾飞苦笑。

“啧……”佑哥摇头,“大概从50年前星盗大规模入侵希尔开始,这里就已经是‘星际难民营’了吧。总之,不仅仅是希尔,乃至整个人类社会有四成左右的妖魔鬼怪都被甩向了这里,又没有设置任何zf组织,那还不得到退回地球纪元的水平?哦不对,除了你们那块实验基地以外。”

“这么说前置学习的基础内容都是瞎编的啊……”顾飞感慨。

“那废话,还山清水秀、文化底蕴丰厚,要不是有人愿意出钱设立防御系统,地球早就被随便哪个路过的小星盗炸成宇宙尘埃了。”

顾飞沉默片刻,目光和昏暗的灯光绞在一起,分不出你我。

“为什么是地球?”

佑哥一脸“我就知道你会问”的表情,耐心地解释道:“自从进入新纪年以来,地球就是个敏感的地方,这你知道吧。”

“哪你知道为什么吗?”

不等顾飞做出回应,佑哥便自顾自地说了下去:“我的情报上说,曾经地球方面是完全自治的,而最后的统治者是一家改头换面,准备认真做人的星盗组织。”

“本来愿意留在地球做修复工作的人就没多大抱负,大多都是想过过精致小日子的那种。只要统治者的行为不太过火,基本上是不会说什么的。眼看修复工程即将完成,接下去那是一眼望不尽的福……只是大概地球人的运气都不太好,那家星盗组织的成员突然全部死光了。别说是尸体,连一点基因信息都没留下,要不是后来有人实锤,大概都能当特大灵异事件处理了。”

“至于具体突然到了什么程度……顾老师可以想象一下突然失去了大气层保护的行星会在多久之内重新化为一块没有任何生命体存在的石头。”

水流干涸、生命绝迹。只不过瞬息之间。

“而这分散在各处的万余人,全灭的速度远远比它要快。”




我只能保证下一更在7.23之前……暑假真烦( ̄^ ̄)ゞ

评论(2)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