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漆

肝是因为喜欢。
三党,一模前最多再更一次。

【漂御】走火.前传

LOFTER总目录走这里

正文

◎承诺的甜甜的前传上线,不知道还有没有朋友记得它
◎更新保证什么的……你们都懂,安啦

带着喜庆味儿的空气在人流的摩擦中不断升温,掀开盖子后朦胧的蒸汽裹挟着糯米的香味,引来阵阵惊叹和哄抢,街角爆竹声适时地响起,热度瞬间被引上了顶峰。

“哎大叔,你这也太嚣张了吧……靠!”御天神鸣好不容易亲身涉险挤进了爆炸圈核心区域,没仔细瞧上两眼败下阵来,退下来蹲在地上气鼓鼓地揉着后腰。

猛吸一口空气里混杂着的香味,御天顿时瞪圆了眼,跟被勾了魂似的,馋得五脊六兽。

以至于面前突然出现一根精致的糖葫芦时,他想也没想就狠狠地咬了一颗下来,待味觉神经吃饱喝足了,才惊愕地抬头。

“靠靠靠,你离我远点,手拿开!”看清来人,御天神鸣腰也不疼了,无比敏捷地站起身来后退两步,只能给与对方手上诱人的糖葫芦一个失望而遗憾的眼神。

紧接着一道红光落在他头上,御天脸色一沉,伸进口袋里抽法杖的手生硬地停顿住:“漂流你什么时候能跟我堂堂正正的对决!就知道玩阴的,不要脸啊!”

漂流优雅地转了转法杖,也不嫌弃,咬了一口糖葫芦晶莹的糖衣,小声道:“小屁孩才天天喊什么堂堂正正吧……”

不等御天抗议,漂流两步上前,动作敏捷地把糖葫芦塞进了张着的嘴里,熟练地吟唱起咒语。同为法师,御天自然看得出这是瞬间移动魔法,连忙把糖葫芦吐了,猛得一撞。

然而什么都没有发生。御天呆呆地站在树下,半晌才反应过来,瞪大了眼,眼神迷离:“靠啊!”哪个认真的法师会把糖葫芦裹着的廉价的麦芽糖当防打断药剂的载体啊?

漂流缓缓上前,手在御天头顶上一抹,解了法力的封印,随后看都没看,精准地按住了挣扎着想要去拿法杖的小爪子:“跟我走。”

“你谁啊?我为什么要跟你走……放开你的脏手!老子自己会走路!”御天揉着被对方捏得发红的手腕,心里怒极,故意把头偏向一边,不去看漂流,故意苦大仇深似的盯着来来往往的漂亮小姐姐,时不时看一眼路。

今天的月老庙也随波逐流,换了个新面相,从里到外红红火火地涂了一遍,两根门柱上一边添了一个大红灯笼,起到了“画龙点睛”的效果。牌匾也换成了带着魔法特效的,喜庆里还缠着几丝滑稽。

可怜的御天小朋友第三次飞快地转回头来看路,猛然和月老庙的两只眼睛来了个四目相对,惊得一口气噎在喉咙里:“SB漂流你……说好的新年许愿呢?”

漂流无辜:“是你自己带的路。”

刚想嘴硬两句,又一波人潮汹涌而来,吓得他心肝乱颤,悬崖勒马,匆忙变了个嘴型:“我走错了?”

漂流微笑。

御天连忙找出地图,趴在栏杆上研究半天,视角飞快地转了一圈,信心满满地冲进左边的人潮。

“SB你人呢?”御天踮起脚尖,带着乱晃的重心被推推搡搡的人群按在了栏杆上,阴差阳错瞥见某人在向自己挥手,口型像是“反了”。

御天左右看了两眼,一矮身钻进护栏的空隙里抽出法杖,也不顾公共场合不得滥用法术的禁令,飞快地开始吟唱。

三秒钟后,御天出现在了经过他精挑细选的位置,传送阵微弱的蓝光被人们匆匆的步伐带起的气流搅散,在御天看来简直完美,于是嘲着漂流的方向吼道:“你慢死了!快来这边!”

有幸目睹了小朋友作弊全过程的漂流心里默默道了一声幼稚,慢吞吞地向着御天鲜艳明快的红色身影去了。

大概是魔法师们除了爱情运以外,日子过得都相当的滋润,到了许愿的寺庙门口,人流反而分出去不少。两人很快交了钱,拿着笔和红色纸卡来到高高悬挂的长明灯前。

周围很安静,外围的繁华和喧闹都像是被流水冲散,再入耳只有泡沫般缥缈的余音,安然地在远处摇曳。长明灯下的池子里,未燃尽的纸屑裹挟着零星的火花,忽明忽灭。

许什么愿好呢?影影绰绰的红光让御天莫名有些紧张。他胳膊肘撑着护栏,偏过脑袋,目光做贼似的在漂流身上搜了一圈。

对方骚包的发型在这个角度意外的好看,低头认真写字的样子连御天都默默地在心里承认是真的帅。

被惊艳了一遭的视线一时忘了回来的路,飘到别处去了。漂流啊……御天的心思也和目光一样飘忽。一提到这个名字,第一个伴随而来的是不满。

第一次见面就看不顺眼,从衣着到发型到个人风格到各种表情甚至到放法术的姿势。每一样拿出来,随便晃一下都能把他恶心死,多看一眼大概眼珠子会烂掉。

要是事先知道碰一下那根掉在他家门口的极品法杖后会发生这么恐怖的事情,他御天神鸣,就是死,死在法师学院门口,死在自己的法术里,也绝对不会手贱。

只是看到地上没人要的极品法杖稍微有了一点小想法,没忍住捡起来了,凭什么只有名叫御天神鸣的这位会莫名其妙地中了红尘术式,再一脸懵逼地捡到一坨路过的垃圾漂流。

红尘术式说来也简单。作为上古时期的逼婚绝招,把中招者的性命和另外一人的性命强行绑定无疑是又贱又有效。在不流行逼婚的新魔法纪元,此类术式已经退化成了一代坑人神技,两个在某个奇怪的时刻距离最近的路人就要莫名其妙地负担起两倍的生命。

靠!

视线猛地回拐,在面前的红色卡纸上刹车。

“许愿新的一年立刻马上让混蛋漂流滚蛋。”少年紧紧地抿着嘴唇,提笔写下,力道之大几乎要在栏杆上留下刻痕。

从头到尾审视了一遍,大概觉得“滚蛋”一词不太符合天上那位的审美,犹豫了一下,刚想换个文雅的表达方式,眼前闪过一道明快的火光。

巴掌大小的红莲在长明灯下缓缓旋转,花瓣红得透亮,每一片的造型都精致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停顿两秒,无声地化作两尾锦鲤,卷起纸片的余烬,游向大片的尘埃。

御天狠狠地把手中的纸对折,表情里的不屑瞬间满溢:“呵,肤浅。”

在某人的刺激下灵感瞬间爆炸的御天也不再更改措辞了,左手一撩头发,右脚重重蹬上破败的护栏,一块殷红的油漆骤然脱落。

明快骄傲的火焰刺破迷蒙的灰烬,俨然是一只迷你版的火凤凰。不自觉露出笑意的少年操作娴熟,凤凰干脆利落地展翼、仰头、滑翔,最后缓缓在长明灯下方湮灭。

到底是谁更幼稚谁更肤浅,一目了然。

漂流反常地没有来顺口怼上两句,温柔地道:“走。”

“去哪儿?”

“你猜。”

“切,幼稚。”嘴上这么说着,御天的身体还是很诚实地乖乖跟了上去。嗯,比起跟混蛋漂流多相处半天,还是自己的小命稍微、稍微重要一点点。

片刻的时间不足以冲散从各处赶来祈福求签的人潮,两人无奈穿过令人望而生畏的人墙,默契十足地停下,飞快地将在混乱中走了形的发型“拨乱反正”。身后高大的寺庙沉入厚重的黄昏,晚钟的余音在余温未散的空气里欢快地绕了几个圈,缠绵不绝。

此刻即是完美。



「顺便《造神》由于我自己的背景知识还不够支撑整个设定,所以在补各种书……8月大概或许能有个三四章吧w」

评论(2)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