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漆

肝是因为喜欢。
三党,一模前最多再更一次。

【顾韩】四海升平 拾贰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一双双被绝望浸没的眼睛里,一盏盏明灯亮起。‖

  不同于外围的拥挤,联盟地下城的内部安静极了,大白天的,活活似见了鬼。光线反而充足得很,将韩家公子的影子拉得极长,扫过光滑冰冷的石壁,看得人心头发凉。
  
  韩家公子不惜牺牲自己来冒险,目的其实就是为了确定这个地下城的位置。

  
  联盟能把这么大一块地方藏得如此严实的原因,是因为即使是七部族的族长们能够说上来准确位置的,也只有一人。
  
  地下机关的存在,使这一片区域在一刻不停地运动。也就是说,即使有人侥幸找到了一个位置,等集齐了人再来时,地下城九成九已经乘着机关溜之大吉了。
  
  至于联盟自己人,则须定期服用特殊的药剂,才能嗅出空气中极其细微的气味。于是每每联盟人寻不得城,总能见到一干人趴在地上顺着沙子猛闻一气的奇景,大概是后悔没投胎成鸵鸟。
  
  除了韩家公子之流的地图杀器和把一整本机关运行之术背出来的苦逼学生,没有人能在什么都不了解的情况下道出地下城的位置。
  
  就算是韩家公子,也需要地图和一些精确的“位置-时间”来做判断。这些东西他早已串通苏青柳准备好了。
  
  拢了拢凌乱的长发,韩家公子顺手在腰间摸了一把,失望地摇了摇头,退而求其次抽出了地图。这群一惊一乍的联盟人,竟把他的酒壶也和武器一并收了去!
  
  展开地图匆匆扫了一眼,韩家公子脚步没停,未等收好,远方突然传来一串急促的脚步声。
  
  韩家公子叹息。大概是命犯太岁,最近他无论干什么都要来一回“有惊无险”,大概只有拜剑鬼才能稍微有点成效。
  
  “没办法,谁叫老子才貌无双呢。”自恋地想着,韩家公子脚步反而加快,和另一串声响完全重合在一起。走到转角处,他突然停步,伸手摘下墙上落满了灰的油灯,身影完全敛在了灰暗的阴影里。
  
  来人没觉察到光线微弱的变化,速度不减,脚底生风地冲向了名为韩家公子的陷阱。
  
  金属器具落地的声音突然在黑暗中炸开,那人也算的是心理承受能力好的了,愣是没叫出声,警惕地收了脚步。
  
  还没等他看清四周,就见眼前一道人影随风飘来,随即眼睛便受了重击——油灯恰到好处地划入了他的视野。
  
  他显然没受过如何在突然受到强光刺激时做出快速反应的训练,下意识用双手遮住眼睛,胡乱地抹了一把流出来的眼泪。
  
  韩家公子慢悠悠地走到他身后,抬手一击,对方便脸朝地摔在了坚硬的石板上,发出一声闷响,听得就让人肉痛。
  
  此时显得格外纯良无害的火光把地上人的身形照得影影绰绰,韩家公子这才发现自己遇上的是个姑娘。
  
  用鞋面托住姑娘的脸,韩家公子不禁眉头一皱,觉得这张甚是端正的脸有些眼熟。只是被他这么没轻没重地摔了一下,印象也就仅仅停留在“好像见过”了。于是长腿收回,那姑娘的脸再一次投入了大地的怀抱。
  
  从某些方面来说,他和顾飞一样不懂得什么是“香”什么是“玉”。只不过后者是奉行男女绝对平等,而前者是自恋到辨不出凡人的美丑。
  
  
  接下来的路走得平静,韩家公子小心翼翼地捧着从姑娘身上搜出来的一小瓶用于驱寒的烈酒,晃悠着进了苏青柳的地盘。
  
  联盟首富的屋子当然是往奢华里装扮,里面的各种家具、装饰品都是一副副把“老娘有的是钱快来抢”的丑恶嘴脸贴在上面的样子,引得韩家公子欣赏半晌,啧啧称奇。
  
  来来回回看了一圈,到底还记得要办正事儿,韩家公子最后还是溜达回了进门最显眼的一张雕刻得宛如艺术品的木桌前。
  
  充满了书香气的桌子上放着一把黯淡的匕首,乍看上去朴实无华,但却叫人心里发怵,不敢正视它泛着微光的刃。正是苏青柳那把一出手便是血流成河的“舞风”。
  
  血腥气和墨香的结合之下,压着一张字条和几张地图。字条留得十分仓促,苏青柳狂放的草书几乎要冲破狗啃似的边界:“老娘看不懂,你自己来。”
  
  韩家公子拿起下面的地图,这才提起了些许兴趣。地图和字条是一脉相承的粗制滥造,一看就知道是出自苏青柳之手,线条笔画全都糊在一堆,怕不是毛线团成了精。他很罕见地没有嘲讽,看着错综复杂的一道道运转路线,精致的脸上竟露出了迷茫的神色。
  
  虽然她画得奔放不羁,但关键点表达得很清楚,对于看地图天赋异禀的人来说毫无压力。但几张看下来,总有种缺了什么的感觉。苏青柳办事终归还算靠谱,做不出少抄一张这种颠三倒四的事来。
  
  出于对自己能力变态的信任,韩家公子直起身,翻箱倒柜一气,无果。思考着什么,他皱着眉盯着地毯上的花纹,随后猛然抬头。面前是一副不着边际的赏花图,丰富的色彩晃得人两下就找不着北。
  
  回光丸不是仙丹,只管止痛不管止血,韩家公子本来就因失血过多有些头重脚轻,又从视觉上被补了一刀,差点没站稳,狼狈地扶住桌子,偏过头去缓了好一会儿。
  
  把那副精神毒药上的红色分离出来,再旋转到特定的角度,便是最后一幅地图。一般人没等发现估计就该不省人事了,不过对于他来说,只一眼,足够。
  
  这一来一回的,力量增幅的时间所剩无几。韩家公子无奈之下只得抄了近路。整个地下城核心区的通道成圆环形,最开始的仓库在靠近出口的位置,苏青柳的屋子则在另一头,而中间是关押备用变异人的地方。
  
  一经过这扇门,温度骤降,进去没走几步就手脚发麻,韩家公子连忙灌了口酒,才从五脏六腑挤出些热气来。
  
  借着昏暗的光扫了一眼四周,饶是韩家公子都被冷得一哆嗦。这次是心理的冷。或是埋头小声抽泣,或是眼神空洞地面对墙壁,或是在地上一动不动地装尸体。一眼扫过去,这里的人没几个像样的。
  
  连忙朝手心喷出口热气,冷哼一声,他脚步没停,丝毫没有要停下来帮他们的意识。
  
  “能救救我吗?”
  
  “这位姑娘,能帮我把门打开吗?”
  
  “求你了……我……我想活着……”
  
  终于有零星的呼救声传出,软弱无力的声音在拥挤的囚笼中四处碰壁,显得格外没有底气。
  
  “我赶时间。”韩家公子目不斜视。
  
  然而求生的意志就像狂风中东倒西歪的野草,任他360°全方位各种弯折都吹不倒。见这是个真实在的,会说话的人便像吃了增强版的回光丸,反而越挫越勇起来。
  
  “这位公子今天救了我,王某必将铭记一辈子。”
  
  “大人,您是我们最后的希望了,我还想见我的孩子。”
  
  “哟,漂亮公子,救了我,奴家定会以身相许。”
  
  韩家公子:“……”
  
  渐渐的,各种杂乱的言语汇成一片,连不少躺尸党都收拾收拾起来挑着时机诈了个尸。
  
  韩家公子烦不胜烦:“救你们?你们这些只会瞎嚷嚷的尘土有什么价值?都给老子闭嘴。”
  
  可惜牢里一时太过热闹,韩家公子的声音还没来得及传出去就又被另一波五花八门的请求压了下去。有极个别离得近的,也都格外团结地一致对外,装聋作哑。
  
  群众呼声太高,魔王也不作妖。韩家公子被他们喊口号喊得没了脾气:“艹,救行了吧。”抬脚便要去踹门。
  
  “等等,别!”那位要以生相许的姑娘连忙制止,“开了我们也跑不出去,外面守着我们的都是变异人种,不如这样,我知道你是逆天的人,等你击败联盟以后把我们救出去可好?”
  
  现在求救者也流行提条件了?再者什么时候他的身份连个路人都知道了?“没办法,老子在他们凡人中间实在是太出挑了。”韩家公子陶醉地勾起一抹冷笑:“不行,滚。”
  
  那姑娘像是不知道韩家公子的脾气,依旧笑盈盈:“听说珂珂姐跟公子是老相识了,不如出去后我请你喝水深哥家里新上的酒?”
  
  韩家公子听了“酒”这个字,脸色顿时缓和许多:“你叫他们闭嘴先。”随后打开了她那间的门,“替我给她带个好。”
  
  那姑娘在整个地牢里都是个有威望的人物,不多久便安静了下来,随后爆发出一阵无声的欢呼。一双双被绝望浸没的眼睛里,一盏盏明灯随着消息的传播亮起。
  
  人就是这样,陷入绝境时陌生人一个虚无缥缈的承诺随风飘来,就能乘着那风起飞去到看不见的地方。
  
  ……
  
  “握草公子你总算回来了,你看。”小四指着地上叠了两层的尸体,随后嫌弃地指着韩家公子道,“这些人都是要来看你的,你真是个麻烦。”
  
  韩家公子充耳不闻:“你,把这个送给剑鬼,要是敢死你就请我吃猪头肉。”
  
  “啊?”小四接过文件,很显然没明白后半部分的意思,但看表情就知道是嘲讽没错了。这么隐晦的嘲讽方式,看来他心情不错。小四得出结论,回头看了一眼,对上韩家公子温柔的微笑,吓得他一哆嗦,没吐出一个字,反应过来时已经条件反射地溜出老远。出息啊!他心里暗暗骂了句。
  
  星河沉浮,黎明将至。



这周完结?不存在的!

评论(3)

热度(29)